美国为何不敢向中国索赔?因中国有个大把柄!

中国的疫情早已稳定下来,欧洲亦有缓和迹象,倒是科技与医疗最发达的美国仍处于水深火热中,总感染人数已然破百万人。

疫情形势对特朗普的选情有颇大影响,民主党也想抓住他失职无能的把柄,想治罪于他。

谁知特朗普团队早已摸索了各种宣传套路,制定了集中火力向中国甩锅的策略,特朗普本人、幕僚及美国不少媒体都千方百计推出要中国为疫情负责,并要索偿的“理论”。

这里有两个重要的问题:向中国索偿是否合法合理?先不理是否可行,美国索偿的真正目的何在?这些问题要从法律、经济及政治三个角度分析才能得到合理答案。

国际法及美国自己的法律都有主权豁免法,即除了在一些特定条件下,私人及政府无权在本国的法庭控告其他政府。

先作一个完全虚假的假设,美国指控中国有责任赔偿的说法就算有理有据,中国肯定不会赔,那么美国政府或某些个人或组织有无可能通过在美国法庭的诉讼,拿得到中国的赔偿?

要告得入,并且能合法夺取中国在美国的资产,才能使赔偿得到贯彻。1976 年美国制定了“外国主权豁免权”,较为清楚地界定了在什么条件下,美国人可以在美国的法庭控告外国政府或要求其赔偿,我们有必要弄清这些条件。

控外国政府须符恐袭条件

我不是法律专家,但对主权豁免法十多年前便产生兴趣,并有跟进,这缘起于美国的一宗奇案。此案扰攘20年,前年2 月才由美国最高法院结案。话说1997 年耶路撒冷发生了一宗恐怖炸弹袭击,美国认为伊朗在幕后指使,有9 名受害者回到美国后在芝加哥的联邦法院内控告伊朗政府,并要求她赔偿近4 亿美元身体及精神损失费。2001 年受害者胜诉,到了2003 年华盛顿的美国地区法院判决他们共应得到伊朗政府赔偿7150万美元。

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何主权豁免法不适用?这是因为该案涉及恐怖活动,而此正是此法不适用的主要条件,一旦伊朗政府被视为参与相关恐怖活动,美国法庭会受理。第二,谁会替这7150万美元埋单?伊朗政府对此当然嗤之以鼻,那么受害者只能打伊朗在美资产的主意。

受害者的律师倒也有“创意”,他们明白美国与伊朗是敌国,伊朗政府在美也无甚资产,但律师们知道伊朗是文明古国,美国的博物馆藏有不少古波斯的文物,于是忽发奇想,要将这些文物拿走拍卖以作赔款。此议一出,藏有古波斯文物的几个博物馆,包括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纷纷表态,它们所藏的文物为它们所有,产权不属于伊朗政府(它们从无解释为何伊朗的国宝会在它们手上)。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