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傅莹终于说了句实在话:中国也该主动亮剑了!

大家好!感谢邀请我参加这次线上讨论。非常高兴在线上与各位新老朋友相见。刚才听了王毅国务委员和基辛格的讲话,基辛格对两国关系的深情祝福打动人心。王毅国务委员的讲话有很多新意,包括对智库提出的一些研究的题目,例如关于两国合作以及管控分歧的清单等等,这些我们都需要认真思考。也希望在座的美方学者能够和我们一起,研究如何把王毅国务委员提出的要求纳入到合作项目的框架内。

时间有限,我直接谈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前面几位谈到的观点对我很有启发。现在,中美关系确实进入建交以来一个十分困难的时刻,有人甚至说是“至暗时刻”。我认为,可能还不是最低谷。观察白宫释放出来的一些信号,在大选前中美关系再出现新问题的可能性还是高度存在的。但我也注意到,在美国,各方对未来中美关系到底向何处发展有很多深入思考。刚才坎贝尔和陆克文都深入分析了这个问题。

观察美国对华态度的演变趋势,可以看到两个方向上的推动力:一股力量以华盛顿右翼或者可以称之为鹰派为主导,试图把中美关系推向对抗,持续推动“脱钩”,他们提出的中美关系方面的政策产生的作用都是减号,把中美关系往对抗的轨道上推,而且毫不犹豫,不考虑后果。任凭这股力量推动下去的话,中美关系进入恶性竞争的轨道恐怕难以避免。所以,中方面临着如何作出回应的问题。他们往这个方向推,我们在和他反抗、斗争的过程中,也存在是否会加快这一走向和对抗的节奏的问题。从观察角度来看,是存在困惑的。另一股力量是相对理性的,不主张放弃“有限接触”,督促中方修正自己。这个方向看似理性,但是顺此发展下去,不能排除美方会持续提高要价,将经贸、科技领域的“合规”压力外溢到政治和安全领域。刚才王毅国务委员也讲了,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上,双方应该各走各的路,不应试图去改变对方。

所以对中方来讲,21世纪的中美关系中,中方面临着一些大的问题需要把它想清楚,需要和美方探讨清楚。从中方角度来讲,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如何判断世界潮流?冷战之后我们对世界潮流的判断是和平与发展,这个潮流如今是不是改变了?是不是要变成冲突与对抗了呢?还是会继续和平发展?中国自身的发展是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这个进程如何避免被打断?王毅国务委员刚才也讲到,我们在自身发展过程中需要和平与合作的国际环境。如何保障这个环境?习近平主席多次提到,我们对世界未来的构想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在这条道路上有效开展国际合作?这些都是中国在21世纪历程中必须面对的大问题。而中美关系发展方向的选择将决定对上述问题的回答。

大家都在看

热点

白宫附近发生枪击 美国干涉武统台湾 中美开战时间 中国长期不敌美国 印想脱离对中国依赖 中国南海岛礁部署 大陆武统台湾时间 男童被忘车内离世 患尿毒症被生母拉黑 爷爷遗弃自闭症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