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中国一直没明白,不用出手,美国会把自己拖死

长久以来,美国自诩为“民主的典范”、“自由的灯塔”、“平等的样板”、“人权的堡垒”,并以此作为美国价值观的核心在全球炫耀,动辄挥舞“人权”大棒打压别国,干涉他国内政。

然而,这种美国价值观的内在虚伪性越来越清晰地暴露在世人面前。特别是美国非洲裔公民乔治·弗洛伊德被极端的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抗议游行活动迅速席卷全美,甚至在世界多地多点爆发。

抗议民众的火与怒,深刻揭露出美国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贫富分化和社会撕裂,是对美国长期宣称的所谓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价值“典范”的巨大讽刺。

“显而易见的民主缺陷”

“民主”一直是美国自我标榜的价值符号,成为其用来干涉他国内政的惯用工具。然而,美国所谓的“民主”不过是“少数人享有”的政治游戏,其虚假性与虚伪性正不断遭受来自方方面面的批评与质疑。此次弗洛伊德之死所引发的美国民众的广泛抗议,彻底撕掉了附在美国身上的民主“遮羞布”。

“美国的民主对黑人并不适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说,“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是数百万美国人民悲剧性的、痛苦的、愤怒的‘常态’”,“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2020年的美国,这是不正常的”。

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前洛杉矶湖人队球星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长期以来投身于反种族歧视活动,在接受采访时,贾巴尔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的‘民主’对黑人并不适用”,“我们(黑人群体)在社会中永远都是最后才被雇佣的,但却是最先被开除的。我们对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有着另外一种期许”。

贾巴尔指出,美国日常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在歧视黑人,这一现象非常普遍,如果将美国比作是一辆很棒的巴士汽车,前面几排的座位很棒,但再往后走,最后几排的座位就相当脏乱,这就是美国黑人的生活现状。

“开始跌入反自由主义的时代”

纵观美国发展史,始终伴随着印第安人的血泪史、黑人奴隶的剥削史。在弗洛伊德事件中,46岁的弗洛伊德被警察制服倒地,即使他大喊“我不能呼吸了”,一名白人警察仍用膝盖抵住他的脖子。

事件引人反思,从奴隶贸易到弗洛伊德事件,非洲裔美国人真正获得自由了吗?从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在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又何谈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中,警察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者、粗暴干涉打击新闻记者,使美国“开始跌入反自由主义的时代”。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