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科技 > 正文

八月正式对决:美国摊牌失败,中国反客为主!

看完情报部门提交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后,拜登难掩失望的神色。三个月前,他亲自下令由CIA等情报部门牵头,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尤其关注的重点是病毒源于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实验室事故,并要求在90天内给出准确的答案。

没有人不清楚,所谓九十天的调查期限,不过是拜登给情报部门编织证据以栽赃嫁祸给中国的时间。

一方面,重点调查的两个方向,即病毒源于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抑或是实验室的泄漏事故,均是以武汉P4生物实验室为“嫌疑对象”。另一方面,病毒溯源是非常严谨的科学工作,他需要在强大的技术和理论支持下,经过系统性的反复论证和推导,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而情报部门的工作性质更偏向于行动力,由它来主导溯源工作,则是严重违背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得出的报告,只是符合政治利益诉求的“证据”,而非有着完整数据逻辑链支撑的科学结论。

毕竟证据是可以被伪造的!

8月2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所谓“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要点。正如人们之前预料的那样,这份报告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结论,只是很笼统的指出目前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实验室泄漏的两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华尔街日报援引两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话称,由于参与分析的情报人员未能就病毒起源达成共识,导致报告没有清晰的指出这场致命疫情的真实源头。

这意味着美国在经历三个月的博弈后最终还是不敢对华摊牌!

白宫为何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偃旗息鼓了?

六月初戎评曾提到过,美国是否摊牌的关键取决于盟友特别是欧洲的态度,因为新冠溯源报告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伪造的证据出炉后,盟友们会不会跟随它把疫情的全部黑帽子扣到中国头上,然后集合整个西方的力量发起铺天盖地的舆论战和外交胁迫,使我们在国际上被更加孤立。

然而,接下来这关键的几个月中,国际社会和盟国的内部,在病毒溯源问题上却出现了不利于美国的声音。

6月中旬左右,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对2020年4月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了基因序列测试。结果显示,法国北方地区的新冠病毒都来源于同一个家族,即带有明显的C3037T_C14408T_A23403G连锁遗传印迹,经突变数量判定,这些患者携带的毒株已经是第八代或者更老。武汉的疫情是在2019年12月份发现的,当时病毒传播力还没有这么变态,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内,传播到八代以上。

除此之外,巴斯德研究所还分析了巴黎毕沙传染病医院在2020年1月24日和28日收治的4例湖北患者样本,他们感染的毒株所携带的G22661T印记,比法国毒株还要年轻得多,这说明法国的新冠病毒毒株与中国新冠病毒没有任何联系!

随后巴斯德研究所又调查了2019年下半年法国北方医院收治的白肺患者,经样本检测呈新冠阳性。

换言之,法国新冠疫情流行的时间要远早于武汉!

7月15日,包括欧洲多国在内的48个国家致函世卫组织,坚决反对新冠病毒溯源被美国政治化,就连不少国家的外交部长也出面发声,以代表国家立场的方式,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中国这边。比如葡萄牙、芬兰、埃及、巴基斯坦、南非等。

就在这些国家声援中国时,意大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直接把局势推向了高潮。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