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美国霸权死了 法医鉴定报告:凶手水落石出!

自毁长城

究竟是什么侵蚀了美国的霸权?是新出现的挑战者,还是帝国过度扩张?就像任何宏大而复杂的历史现象一样,它可能综合了各种因素。中国崛起是国际体系中的一种结构性变化,任何霸权国家无论外交艺术多么娴熟完美,其无与伦比的实力都必然受到侵蚀。至于俄罗斯作为大国的再度归来,那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故事。如今人们大多已经忘记了,在90年代初,当时莫斯科的领导人是很希望自己的国家能走上自由民主的道路的,是很希望俄罗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欧洲国家的,甚至是很希望自己能成为西方某种意义上的盟友的。在苏联存在的最后几年里,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这位外交部长还对美国在1990年发动的海湾战争表达了支持。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联邦的首位外交部长安德烈·科济列夫甚至是一个更加激进的自由主义者、国际主义者和西方人权理念的支持者。

谁应该为我们失去俄罗斯负责?就这个话题我完全可以单独再写一篇文章。不过应该指出的是,虽然华盛顿对莫斯科表达了一些尊重、给了它某种地位(比如将G7扩大为G8),但华盛顿从未认真看待俄罗斯的安全关切。美国过于迅猛地推进北约东扩,把像波兰这样在历史上深受俄罗斯威胁、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国家纳入北约的确有些道理,然而北约东扩的推进的确是欠缺考虑的,美国并没有认真对待俄罗斯的安全关切,如今甚至马其顿也已经加入了北约。

今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对西方的强势态度似乎让我们觉得针对俄罗斯采取任何措施都算不得太过分。不过,我们应该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力量促成了推行强势对外政策的普京的崛起?当然,这股力量更多来自俄罗斯国内,但如果说美国对俄政策造成了什么影响,那就是它对俄罗斯的复仇主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无论在对俄政策方面还是在更加广泛的对外事务上,美国“单极时刻”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就是美国对外面的世界不再留意。苏联解体之后,很多美国人都觉得该收收心在家里好好过日子了,而且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冷战时期,美国曾对中美洲、东南亚、台湾海峡甚至安哥拉和纳米比亚的事务十分关注。然而到了90年代中期,美国已经对全世界失去了兴趣。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