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傅莹:西方究竟有多仇视中国,国人根本想不到

我刚刚应邀出席了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有几点印象和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欧洲反思西方地位和作用,寻求超越困境、自我更新。

2020年2月10日发布的年度《慕尼黑安全报告》题目是“西方的缺失”(Westlessness),从欧洲人的视角讨论了“西方”作为一战后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中心,是否正在衰落?

报告列举西方内部的矛盾及其与外部的冲突,感叹世界变得越来越不西方了,而且西方本身也变得不那么西方了,从而提出“西方的缺失”这个概念。

慕安会诞生于半个多世纪前的冷战中,初衷是协调西方立场。冷战后视野扩大,开始关注更广泛的国际安全热点问题,参会者也从单纯的跨大西洋国家成员扩大到中东和亚洲等地区。

近年来慕安会敏锐地观察到国际格局变化,开始思考西方应如何调整自身以应对新挑战。

2017年慕安会报告提出了“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的全球变局挑战,2018年探讨了“超越西方”的时代特点,去年则提出“全球拼图:谁来拼起碎片” 的紧迫问题。

今年以“西方的缺失”为主题,进一步拓展了欧洲战略界的反思。

这个表述反映了弥漫在西方内部的一种焦虑情绪——担心西方在急剧变化的世界格局中失去主导地位、关注欧美统一立场因正在生成的不同理念和利益取向而受到侵蚀、担心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被“修正”等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