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从打击华为到大使殉职,中国怎样能打疼美国?

据中新社5月19日报道,国际学术期刊《自然》最新发表的一篇免疫学研究成果论文称,从SARS(非典)治愈者体内分离出的抗体,可以有效阻断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传染性。

5月26日,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滑铁卢大学、日本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以及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等,联合发表了一篇内容为“新冠病毒与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可能在人体内重组为嵌合病毒,同时拥有高传播性和高致死率”的论文。

【两个背锅侠]

国际医学权威《自然》的论文和美日等多国科学家的最新研究报告,有效证明了血饮在上篇文章中的观点,即:新冠病毒与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可能在人体内重组为嵌合病毒,这种重组并相互嵌合模式表明,两种病毒完全可以嫁接到一起诞生出新的病毒,这就是复合性病毒。这几类看似稀奇古怪的病毒有着诸多共同点,完全可以相互嫁接。所以,文章开头新闻所说的SARS治愈者体内分离出的抗体可以有效阻断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传染性,也就不足为怪了。

非典SARS治愈者体内分离出来的抗体可以阻断新冠传染性,而尼帕病毒感染者带有SARS典型的感染症状,且尼帕、新冠、SARS拥有共同的中间宿主—猪。通过理论研究与实践发现的全面分析,猪作为21世纪主要烈性传染病共同宿主,这一结论应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遗憾的是,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国内外几乎所有的研究,都将目标对准了蝙蝠和穿山甲。

从非典爆发的2003年到现在的新冠,大家都认为是穿山甲、蝙蝠传播了病毒,认为疫情爆发与中国人食用野生动物有关,2003年非典期间更是将喜欢吃野味的广东人污名化。

我们不禁要反问,如果是广东人吃野味感染了非典,那么2019年的新冠疫情为什么没有同样首先爆发在广东?我们知道,国内穿山甲的来源不外只有两大途径,要么是来自国内,要么是进口,本土中华穿山甲已经成濒危物种,最近一次被发现是在浙江仙居。那么,如果是本土穿山甲携带,为何疫情没有率先在浙江爆发?如果是境外贩运到武汉市内,则运输路线必然会途径江西或者安徽,那为什么这两省也没有首先爆发疫情呢?

如果说是因为武汉吃进口穿山甲导致疫情爆发,那么向中国出口穿山甲的孟加拉、老挝、印度、泰国、缅甸等国,为什么没有首先爆发疫情?同时,从这些国家进入中国内陆的湖北省必然途径云南、广西、四川等东部沿海海关,为什么这些省份没有首先爆发疫情?如果是常态化地吃,为什么从2003年到2020年的其他年份没有爆发?

新冠病毒来源于蝙蝠的说法更加可笑,中药中有一味药,名为夜明砂,指的就是蝙蝠粪便。南北朝时代的《本草经集注》中就已经有夜明砂记载,如果是蝙蝠传播病毒,那么中国的非典和新冠恐怕早在1500年前就已经爆发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如果说是蝙蝠传播的,为什么常年吃蝙蝠的南太平洋国家帕劳为何至今没有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

其次,砖家认为,菊头蝠等华南地区自然环境被破坏是疫情爆发的根本原因,可实际上,菊头蝠所在的华南地区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经开始大面积开发,要爆发的话,2200年前就应该大规模爆发了。以非典、新冠的杀伤力,华南地区又怎么会成为目前中国人口最密集地区之一呢?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