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科技 > 正文

塔利班对中国的期望过高?这一手揭开微妙关系

第二,塔利班执政接受了第一次执政被国际社会所孤立,使得塔利班丰富的矿产资源和优越的地理位置优势没有发挥的教训。以前塔利班是反对力量,也不希望政府发挥这两方面的优势,现在塔利班掌权了,它对这两个优势看的非常清楚。因此,它强调中国是阿富汗走向国际市场的通行证,因为它认识到,怎么把阿富汗的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需要中国,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可以帮助它盘活地理位置的优势。另外,中国发展带来稳定的哲学理念也被塔利班认识和接受了。

但是,问题在于,对于塔利班的执政能力目前各界都还不清楚。而且,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如果给塔利班政权制造麻烦的话,那么塔利班的执政也会面临一些苦难。因为美西方在阿富汗20年的经营,仍然有影响阿富汗局势发展的N种破坏性手段,他们可能还留了很多代理人、埋了很多雷。因此,未来阿富汗的重建由美西方主导的重建转化为周边国家主导的重建,但是美西方仍然是那只看不见的强有力的幕后手,如果塔利班不能很好地处理和美西方的关系,阿富汗未来的发展,以及地区国家与阿富汗未来的合作都会遇到一些问题。

另外,自1747年建国以来,阿富汗政治版图即呈现出破碎状况。由于地形的切割与阻隔,阿地方自治、各自为政、拥武自立是一种传统政治文化。这种政治破碎状态对任何一个外来者而言,甚至对任何一个阿富汗的中央政权而言,都是其治理阿富汗时难以逾越的障碍。因此,不能指望阿塔政权能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内有效地捏合这个“破碎”的国家,实现凤凰涅槃式华丽转身。

朱永彪:在一带一路建设上,塔利班对我们的确有很主动的诉求,因为它现在面临着发展经济和保障民生方面很大的压力,而且它解决财政危机问题的需求也很迫切。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塔利班的诉求也不仅仅是针对中国的,它也表达了希望跟美国建立外交关系,实际上就像任何一个国家一样,所有国家的投资它肯定都是欢迎的。

至于阿富汗本身在一带一路中的地位,我觉得国内一些人可能有些夸大了。至少从目前看,阿富汗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还没有那么重要。

05

补壹刀:国内也有声音认为塔利班对中国的期望有些过高了,我们应该适当管理塔利班对我们的预期,对此该怎么看?

朱永彪:我觉得这种声音是有道理的。我们可以算一笔很简单的账,美国人在阿富汗投入了至少1万多亿美元的军费,1千多亿美元的援助,我们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计划的总投资额才600亿美元,瓦罕走廊长度约400公里,哪怕修一条普通等级的铁路都要几百亿上千亿。我们实际上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和动力去投资阿富汗。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