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养中心49天死20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

论坛出处:西陆网
作者:
时间 :2017-03-20

上述《意见》还规定,对经快速查询未能确认身份的受助人员,(救助站)应在其入站后7个工作日内报请公安机关采集DNA数据。

卢健斌站长说,雷文锋在送来之前,公安机关已经采集过DNA。这个说法得到了王熙胜和单福华的证实。王熙胜说在雷文锋出院后,送至救助站前,已采集血样并送到市局。

雷洪建在寻子之初也已在深圳观澜派出所采集了血样,但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比对结果。

王熙胜说,即使父子双方都采集了血样,以现在的科技水平,也不能确保100%能比对上,“是个技术问题”。

另一件让雷洪建耿耿于怀的事情是,在雷文锋入站登记的《求助人员救助申请表》上,他的出生日期被填为1991年,这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了9岁。卢健斌说,雷文锋被送来时晒得很黑,个子有将近一米七,还蓄着小胡子,样子看起来“很成熟”。工作人员问不到确切信息,就进行了大致的估算。

这个大致的估算让雷文锋失掉了“未成年人”的身份,也导致了他的命运再一次发生转折。

《意见》规定,“对于暂时无法查明家庭情况的流浪乞讨等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应当通过提供站内照料、委托儿童福利机构抚养等方式,为其提供符合身心、年龄等特点的生活照料、康复训练等服务,不得将其托养至养老院、敬老院等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

但被认为已经25岁的雷文锋显然不能享受这种待遇,卢健斌说,由于“长期滞留人员比较多”,需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将一部分受助者转移给社会福利机构。

2016年10月19日,雷文锋被送往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

您可能对这些帖子感兴趣

北京暗号新加坡震动:被抛弃

相关推荐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