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通俄报告关键几页“遗失” 两党都坐不住了

里士满大学和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在2018年的研究指出,声称海外利润汇回后用来提振工资和在美投资,有些言过其实。如果企业可以相对容易地接触到信用市场,那么政策改变对雇佣和投资决定影响相对较小。

这一结论也得到了美联储去年一项研究的证实。据财经媒体CNBC去年9月中旬报道,美联储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美国企业汇回了约3000亿美元的离岸现金,占海外现金持有总量的30%(共1万亿美元),但大部分汇回利润都被用来回购本企业的上市股份了。

研究称,在美国前15名离岸现金的持有企业中,有550亿美元汇回后用来股票回购,较上一季度(2017年第四季度)的回购额230亿美元翻倍。此前还有机构认为,美国企业持有的离岸现金为2.5万亿美元,远远高于美联储的预估值。

高盛经济学家曾预计,2018年美国企业的股票回购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今年有望进一步打破纪录。花旗银行在3月初发现,标普500成分股企业去年至少回购了8000亿美元的自家股份,首次超过了新投资或升级设备等的资本支出金额(略高于7000亿美元)。

斯坦福大学的会计学教授Lisa De Simone指出,由于存在美国共和党税改在未来几年被民主党修改的不确定性,令美国企业很难决定马上改变已有的运营方式。尽管有美国税改利好的“加持”,企业汇回海外盈利的速度将继续较为谨慎,也代表离特朗普承诺的4万亿美元金额差距较大。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