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跟中国斗 美国还剩几张牌?一文看穿中美胜负

更严重的是,美国联邦政府高达22万亿美元的国债上限早在3月时用尽,目前财政部只以限制政府对公营部门退休基金的开支等“非经常手段”去维持营运,然而在会计手法上节省回来的空档将在9月底用尽,到时如果预算未获通过,联邦政府甚至有债务违约风险,引发经济衰退及全球金融危机。

而且,国债上限到顶的影响已陆续浮现:本年第二季的短期国债发行已逐渐减少;财政部在本月初也宣布本年7月至12月,财政部或被迫停止发债。

特朗普目前就新一轮兴建边境围墙经费、救灾开支等不同问题,与民主党处于胶着状态。而且,虽然财政危机迫近,华盛顿政坛却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政治斗争之上——在特朗普以“行政特权”全面阻止任何人与国会合作的情况下,民主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便指责特朗普是在迫民主党启动未得民众多数支持的弹劾案,以求取政治利益。

照此形势看来,这一轮国会财政争战料将成为另一场硬仗。因此,特朗普除非放任经济下行不顾,否则必定要在未来数月内缓解中美关税战,以应付国内政治的下一场战役。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