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天津战役

天津战役

天津战役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1月,在平津战役中,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城市攻坚战。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及中共平津前线总前委命令,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指挥野战军主力5个纵队22个师和特种兵司令部之炮兵、坦克、工兵等,共34万人夺取天津。同时以1个纵队(2个师)位于军粮城地区监视塘沽,并准备截歼天津突围的国民党军队。此役,人民解放军以伤亡2.3万人的代价,取得歼灭国民党军13万余人与占领天津的胜利,为和平解决北平创造了有利条件。

天津战役简介

天津战役是平津战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解放战争中最重要的攻坚战,由刘亚楼指挥。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平津战役最初的作战计划是,让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在把50多万国民党军队分割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和塘沽5个孤立点后,先打下塘沽,以阻止国民党部队海上外逃,迫使平津守敌放下武器,避免平津两大城市遭战火破坏。但是经过侦察发现,塘沽周围不适于构筑工事和展开兵力,平津守敌又企图顽抗,于是中央军委改变原定计划,决定首先攻取天津。天津地形复杂,市内被河流切成若干地区,周围又是沿海洼地,易守难攻,而守敌达13万人,并且绕城构筑了现代化防御工事。根据这种情况,考虑到天津南北长、东西窄的特点,以及市内河流分布情况,制定了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割后围,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按照这个方针,从1949年1月3日至12日,用了10天时间,扫清了天津外围的18个据点,完成了攻城的准备工作。曾先后3次要求守敌放下武器,但都遭到拒绝。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月14日上午10时发起总攻,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歼敌13万多人,胜利占领天津。整个战役中,除中纺七厂因守敌顽抗而被毁外,全市工厂、学校、街道大都保持完好,创造了攻坚战的奇迹。

天津战役经过

外围战

天津国军在环城碉堡工事线长达八十四华里的周围,分为三个防守区。工商业市区,则由警备旅、宪兵、警察等施行交通管制和灯火管制,日夜检查行人和住户,严密监视人民的活动。同时将天津各部队的炮兵集中起来,归天津警备司令部副司令秋宗鼎统一指挥,一律用汽车牵引,企图集中火力支援作战。预先做好了各地区的炮兵阵地和预备阵地,测好了市郊的目标距离,利用天津市区最高建筑物为观测所地点。在各军进入了防守区以后,随即施行封锁交通,非经防守司令部的许可,不准人马车辆船只出入市区。

  十二月二十日,外围的激战开始。灰堆据点在一个夜间就经解放军袭占,保安团团长以下全部被俘。布设的许多地雷,效用不大。在杨柳青的两个护路旅,经一日夜激战后,仅有一团撤回市内。在北仓的一个旅经解放军一夜猛袭,溃乱得零散不堪,收容起来还不足一团。静海保安团尚在减河地区对解放军炮兵的占领阵地作了很大的妨害,终于被驱回来。另有个宝坻的“还乡团”,也随护路旅退入市内。对这些地方团队,既要利用它作战,又顾虑它起内变,都把它收枪而重新改编在收容回来的护路旅内(护路旅的干部是傅总部教导团选编的),作临时新编师,置于第三线工事上。在西南区第九十四军那一个师方面,由于灰堆的失落和前方静海保安团不能立脚,也受威胁,不能以重点支持西营门方面即将发生的剧战,就强迫关外流入市内的游勇(多选云南籍的)再急编为一个新师。军械库存尚有余,因而能够急就,不少滇籍军官也受到利用,暂时作为总预备部队。西营门一接火,又把这个师加到它的西翼来缩短第六十二军的阵线,加深它的纵深。

  第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鉴于北仓、灰堆外围据点的孤立,轻易就被解放军摧毁,他为宜兴埠据点之团担心。又以他的基本第一五七师留北平不得归还建制,感到主阵地兵力不够用,以为北站和西营门双方都要受攻,再无能顾到宜兴埠据点,就撤回那个第一五一师派出的加强团,作军的预备部队。他怕原来阵地为解放军所利用,作为进攻北站的根据,令该团撤出时加以破坏。原指的是工事而言,哪知该团长竟然是纵火焚村,给千数家人民造成严重灾难。我尚无所知,杜建时来告,同为惊愕,电话问了第六十二军,才明究竟。虽然严斥了林伟俦,而未将那个罪恶团长置诸军法以平民愤,我亦负有严重责任。趁解放军尚未进占宜兴埠时,责成第六十二军迅即抢救,市消防队全数出动,收效也不甚多,造成一笔莫大罪债。我曾对杜说:“这不同于长沙大火吗?还防守什么!”杜当时还强慰我以“军务为重,急筹善后!”那也就是按照傅作义所宣布的“布设城防阵地拆除民房赔偿办法”,会同杜出了布告,由市府拨款“赔偿救济”。结果军事日日紧张,灾民也同林伟俦的处理相反,第八十六军军长刘云瀚认为东局子营房据点的重要而又坚固,遮蔽着接近主阵地的要害,能坚持该点,全线就都可保安全。他特别加强该点的配备,并从主线增加炮火,作强力的支援。这还是他所见特到之处。但这样的设阵配置思想,对砉特具攻坚威力的解放军的英勇强战,又属枉然。第八十六军举其精萃力量用在东局子支点上,只经解放军一日夜的猛攻强袭,即被突陷,炮火的日夜支援,也没起作用,一个大团干净灭亡。这使得原来软弱的第八十六军就全部丧胆了。

  一九四八年底,外围各据点已经解放军扫荡干净,全阵线处在围困中,如同瞎子般看不出解放军的调度。但从杨柳青、东局子的受猛攻和解放军炮兵重点针对这两方,认出西营门和民族门将受猛攻,而以对西营门的顾虑更大,但还没想到会一下子就被突破。

  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旬,阵线各处都有不断的接触,河北和西营门地区起了激战。在解放军的一虚一实的迷惑作用下,第六十二军竟将控置的有力一团推进于河北地区,恢复第一五一师建制,置于无用之地,而吁请缩紧西营门阵地线的配置。

  西营门战斗日紧一日,国民党空军曾有两次,每次两架轰炸机乘夜从青岛飞来,在西营门、减河间找出目标进行轰炸,掷弹即去,不敢参与地上作战。

  西营门初战,曾有解放军一个突击队插入第六十二军阵地网,大约是侦察队的过分勇猛深入以致被击灭,第六十二军那一师防守的部队缴获了解放军“尖刀队”的旗帜,视为“珍重”的战利品,从事宣扬。一时虚骄之气大作,而不知灭亡即在眼前。

  十日解放军的攻围部署已经完毕,炮战更趋激烈。解放军战士从一点一点的地堡,逐步灵活地迫近阵前。守军日夜发射雨一般的机关枪火倾倒阵前,以壮孤胆。其实是虚耗弹药,要想制止解放军已不可能。由于西营门的不停地激战,东局子的被猛攻陷落,已看出受攻的重点,将是在西营门和民族门的东西两方面。 解放军的重炮火更多倾注于西营门的西头一带,并有战车活动于运河自来水厂附近地区。当这紧急时期,请求青岛的飞机来助战不见答应(正为应付淮海的危殆,而不遑顾天津),就将护路旅所改编的新师,推进于西头方面,支援西营门。当西营门激战中,林伟俦恃着新师的准备援应,仍忧虑到河北的孤立突出,将所控制之团(第一五一师有力之团)交给该方师长使用。民族门方面,除了炮战,只见解放军的小部迫近,逐步夺取第八十六军阵前的小支点,在构成地堡作攻击准备。

总攻

1月14日10时,总攻开始,经过40分钟炮火准备后,11时,第2纵队第4师突击队首先突破成功。担任“东西对进”的主攻部队如潮水般涌进突破口,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天津守敌拦腰杀去。从14日夜至15日凌晨,西集团先头部队先后攻克中部守敌各个支撑点,并相继占领海河上游中游各个桥梁。其中,第1纵队第1师第2团、第2师第5团先头部队于15日凌晨攻占金汤桥,第2师第5团第7连于15日晨8时许攻占胜利桥(今北安桥),第3师第7团第5连也于15日拂晓攻占中正桥(今解放桥);第2纵队第5师第14团攻击部队在连克大丰桥、金华桥、金钟桥、金钢桥后,也在15日凌晨进至金汤桥;东集团第8纵队第23师第70团突击部队于15日拂晓与西集团在金钢桥、金汤桥等地会合,使之南北不能相接[4] 。敌人整个防御体系被打乱,陷入极度慌乱之中。

第1纵队第1师从15日5时开始向敌核心工事天津警备司令部发起攻击,激战5个小时,第1团的战士们敏捷地冲进敌司令部大门,活捉陈长捷等7名国民党将领。15时,据守天津城北部、敌军战斗力最强的第151师,在我军重重包围之下,宣布投降。至此,天津战役胜利结束,历时29个小时。守敌13万人全部被歼。

天津战役战果

天津战役共毙伤国民党守军正规军九千九百三十三(9,933)人、地方军一千三百三十七(1,337)人,合计一万一千二百七十(11,270)人。俘虏正规军九万二千三百九十九(92,399)人、地方军二万四千五百三十六(24,536)人,合计十一万六千九百三十五(116,935)人。投降正规军八百零二(802)人、地方军一千九百七十(1,970)人,共计十三万零九百七十七(130,977)人,其中毙伤一万一千二百七十(11,270)人俘虏十一万六千九百三十三(116,933)人,投降二千七百七十二(2,772)人其中将级军官三十人(其中天津市政府市长兼北宁线护路军司令中将杜建时自首,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李汉元是否少将)、校级军官四百四十一人。将级军官名单如下: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司令中将陈长捷、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少将秋宗鼎、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秘书长少将李叶靖、第八十六军军长中将刘云瀚、第八十六军军长副军长范玉书、第二十六师师长少将张越群、第二十六师副师长何卓、第二八四师副师长少将罗先、第二九三师师长陈廖华、第二九三师副师长陈昆、第六十二军军长中将林伟俦、第一五一师师长少将陈直、少将教育长李上达、第六十七师师长少将李学正、第六十七师副师长少将刘顺楚、第六十七师副参谋长曾会奇、第九十四军副军长少将王治熙、第四十三师师长少将饶启尧、第四十三师参谋长少将徐奇春、第四十三师少将副师长余和、第三零五师师长少将姚葛民、第三零五师副师长少将程德煌、第三二六师师长少将柴玉峰、第三二六师副师长少将吴继先、宪兵第二十团团长少将曾加林、国防部军纪检查组少将杨威。津南第一支队支队长少将白英杰、补训总队总队长少将宋捷、还有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李汉元。天津战役缴获火炮一千六百四十八(1,648)门(其中榴弹炮九门、山炮二十五门、野炮二十八门,其他一千六百四十八(1,648)门。枪五万四千六百八十二(54,682)(重机枪五百一十五(515)挺、轻机枪三千零三十八(3,038)挺、其他五万四千六百八十二(54,682)支)、坦克十一辆(十二辆)、装甲车九辆、汽车八百七十九(879)辆、大车一百五十三(153)两、炮弹六万八千九百二十一(68,921)发、手榴弹八万九千五百二十四(89,524)枚、子弹七十一万三千七百一十三发(713,713))。骡马一千二百八十一(1,281)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