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朴元淳死亡真相推演结果:矛头指向全体黄种人

青瓦台秘书长室里,卢英敏第三次接到文在寅总统打来的电话,询问首尔市长朴元淳的消息。但卢英敏也不知道,朴元淳究竟去了哪里。

素来谦逊守时的朴元淳,已经失联整整7个小时了。焦急等待的文在演,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唯有祈祷: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夜深,静谧的青瓦台响起了电话铃声。

朴元淳找到了。不过找到的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在朴元淳的住所,还发现了遗书。

卢英敏急忙将这个消息转呈给总统。电话那头的文在寅,久久沉默后,挂掉了电话。

文在寅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缓缓摘下眼镜,闭目休息。2009年恩师卢武铉纵身一跃的画面,再次映入眼帘。

无边的黑暗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响起:朴元淳的死,没那么简单。

文在寅惊吓而起,戴上眼镜,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

茶几上的浓茶,早已凉透。

看起来,一切都很合理。

韩国警方已经认定朴元淳没有他杀嫌疑,遗体将不进行尸检,直接交给家属。

韩国媒体几乎同时披露,首尔市长朴元淳欠债7亿韩元,生前曾涉嫌性骚扰前女秘书,将这几件事联系起来,很容易认为朴元淳是畏罪自杀。

不过,文在寅明白,这事太反常了,调查结论太快也太完美了。完美得好像不是一起自杀,而是一场早已安排好的表演。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7月8日晚上,首尔市政府女秘书报警,控告朴元淳性骚扰;

7月9日早上,朴元淳声称自己身体不适,向首尔市政府请假;

7月9日上午10点53分,监控拍到朴元淳身在卧龙公园;

7月9日中午12点,朴元淳回了一趟家,然后直奔城北洞;

7月9日下午5点17分,朴元淳女儿报警,称父亲留下遗书后失踪;

7月10日凌晨,在卧龙公园附近发现朴元淳的尸体,警方正式确认死亡。

7月8日晚上被指控性骚扰,7月9日中午就写遗书告别,然后立即直奔城北洞自杀,次日凌晨尸体就被发现。最关键的是,监控视频居然没有坏,拍摄到朴元淳外出的画面。

身为首尔市市长的朴元淳突然身亡,韩国警方居然不尸检就结案,是不是太草率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