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打死外甥潜逃20年后落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李万才家属回忆,案发时租屋就位于这一片旧房之中

过了20年提心吊胆的生活后,李万才在数月前被捕。

2000年的夏天,黑龙江嫩江,李万才打伤外甥沈洪友后,踏上逃亡之路。据警方侦查,事发当晚,卖菜回来的他看到妻子正与沈洪友撕扯。“因外甥经常欺负其家人,并威胁杀死其家人”,甥舅俩也打了起来。李万才顺手操起一根木棒,将沈洪友打倒在地,次日,沈洪友死了。

除李万才夫妇外,现场还有一名老人。据其讲述,那晚,他到李万才家要账,沈洪友也来了,“沈洪友拽李万才妻子下床,用锓刀对着她的心口窝。”刀被老人抢下,沈洪友则与舅母撕扯起来,直到舅父回来,悲剧发生。

李万才夫妇称,外甥想“霸占”舅母。李万才妻子说,此前她曾被外甥强奸,外甥自此常来家中滋扰,“想让我跟他走,并威胁杀死我全家。”警方当年的《立案信息报告表》中也称,事发当晚,沈洪友拽其舅母,要求“到树林发生性关系”,被拒后,双方发生争执。

潜逃20年期间,他辗转多地,最终与妻儿相聚,躲在黑龙江某个小县城。妻子劝过他投案,他说“孩子太小”,再后来,“公安机关也没抓住我,能躲一阵是一阵。”

案发20年后,李万才归案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目前,黑龙江省黑河市人民检察院已提起公诉,认为李万才持械故意杀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该案尚未开庭审理。

打死外甥

李万才是黑龙江省依安县人,1999年秋天,一家人来到嫩江县(现名“嫩江市”),投奔堂姐的儿子沈洪友。李万才一家租了房,依靠李万才卖菜、打零工维持生计。

时隔20年,李万才已想不起具体的案发时间,他只记得那是2000年六七月间的一天,小麦已经长得挺高了。

根据李万才向警方的供述,那天傍晚在集市上卖完菜,他骑着三轮车回家,看到外甥沈洪友正和妻子“打仗”。甥舅俩随后也打了起来,“从屋里打到院子里。”

李万才说,他顺手操起一根木棍,打在外甥的脑袋上,外甥倒地后爬起来,继续厮打,又被李万才用木棒击倒。击打没有随着沈洪友的倒地而结束,李万才继续朝对方头部、身上打了几下。见到沈洪友满脸是血躺在地上,李万才扔掉木棒,跑了。

李万才妻子、大女儿的讲述,以及现场其他证人的证词,证实了上述过程。

李万才的妻子曹某梅说,事发当晚,沈洪友来到家中,看到邻居李富也在屋内,“我当时在炕上,李富在地上站着。沈洪友让我跟他走,我不去,他就把我从炕上拽下来,拿了我家的锓刀,要往我身上捅。”

年过五旬的李富拦在中间,将沈洪友手持的锓刀抢了下来,扔到一边。

李富是住在李万才家隔壁的邻居,因为耳朵特别背,人称“老聋头”。根据李富对警方的讲述,李万才欠他1500元钱,那晚7时许,他前去要帐,曹某梅自己在家,他就在屋里站着等李万才回来,“等了10多分钟,沈洪友来了。沈洪友经常到李万才家串门,他们是亲属关系。”

司法机关依法查明的案件经过

沈洪友进屋后,和半躺在炕上的曹某梅说了几句话。据李富讲述,由于耳背,他听不到双方的谈话,只看到沈洪友从屋里找出一把长约20公分的锓刀,一手拿着刀,一手拉着曹某梅的脚脖子往地上拽。

李富说,曹某梅被拽到在地上,又回到炕上躺着,沈洪友再次把她拽在地上,并用刀对着她的心口窝,但没有刺,“我一看,赶紧跑了过去,从沈洪友手里抢下了锓刀,由于当时着急,我随手一抛,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刀被抢下后,他又开始往下拽曹某梅的上衣。曹某梅的右肩膀露了出来,前胸部也露了出来。”李富说,曹某梅就和沈洪友打了起来,不久,李万才回家,随后打伤了沈洪友。

送到医院后的第二天早上7时许,沈洪友因“头部等多处受到钝性物体暴力作用,致重度颅脑损伤并大失血”死亡。

“强奸舅母”

沈洪友虽是外甥,但几人年纪相仿。案发那年,李万才36岁,沈洪友与曹某梅同为34岁。

根据案发次日警方作出的《刑事案件立案信息报告表》,2000年6月22日晚,沈洪友来到李万才家,拽李万才妻子曹某梅,让其和他到树林发生性关系,曹不同意,双方发生了争执。

这一信息来自曹某梅的叙述。她说,事发当晚,李富上门来要债后不久,沈洪友也来了,“招呼我出去树林或者空楼,我不去,他就拽我的上衣和裤子。”

曹某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案发前不久,沈洪友曾对她进行过强奸,“有一天沈洪友让我跟他外出要帐,我就去了,走到附近一个荒废的空楼,沈洪友把我强奸了。”

曹某梅说,被外甥强奸之后,她不敢报案,只告诉了时年15岁的大女儿,“因为他说过,报案后顶多判五年刑,出来后要杀了我全家。”

检方已就李万才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向黑河市中院提起公诉

“沈洪友经常来我家,让我母亲跟他走,他说过要杀我,来威胁我母亲。”曹某梅的大女儿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母亲曾告诉她“被沈洪友强奸”一事,那时她年纪小,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是特别恨他。”

曹某梅还说,被强奸后,沈洪友总是趁她丈夫在集市卖菜时往家里跑,想与她“保持两性关系”。被拒绝后,家里院子莫名其妙着了火,晚上还有人从外面往院子里扔大石头。

一名邻居也证实,曹某梅和沈洪友经常“打嘴仗”,具体原因不知道,“案发前20天左右的一天下午,我听见他俩在曹某梅家吵架,我就去劝沈洪友,不要再吵了、拉倒吧。”

曹某梅大女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案发当日沈洪友来家时,母亲让她出门,“我母亲告诉我,沈洪友来,我们姐妹就出去,怕他杀了我们。”

过了不久,曹某梅大女儿回到屋外,看到沈洪友正在撕扯母亲的衣服,“她的衣服都被撕烂了,上身裸露出来。”这一说法与邻居老人李富的证词相吻合。

李万才则说,沈洪友经常欺负他们一家,“想霸占我妻子,到我家放过火、偷过三轮车车轱辘、砸过大门、威胁过我和家人……我当时实在太生气了,太欺负人了。”

潜逃二十年

见到沈洪友倒地,李万才扔下木棒,跑出家门,从此开始了20年的潜逃生活。

李万才一家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曹某梅等人说,当天晚上,因为害怕沈洪友家人前来报复,曹某梅领着三个女儿在外面住了一宿,第二天才回来,再后来,就听说沈洪友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了。

李万才向警方供述,逃跑时,他并不知道沈洪友已经死亡,之所以逃跑,是害怕沈的家属前来报复;逃跑后,他先后辗转鸡西、绥芬河等地,靠打零工为生。

归案前数年,李万才(前左)与家人、朋友在内蒙某地生活期间合影

警方在案发后即进行了刑事立案。2000年7月12日,嫩江县公安局还向各地警方发布《协查通报》,希望相关单位在“清查流动人口中注意发现”,2002年4月1日,李万才被上网通缉,但始终未被抓获。

曹某梅则在案发后数月,带着三个女儿搬迁到距离嫩江1000公里外的黑龙江省东宁市。两年后,李万才托人联系到妻子,来到东宁,与妻儿见面,这时他才从妻子处听到沈洪友死亡的消息。一家人开始在东宁生活,直到落网。

多年来,夫妇俩对“打死外甥”、“妻子被强奸”一事绝口不谈。两个小女儿甚至一直毫不知情。曹某梅二女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时她年纪小,一直不知道父亲“杀了人”,全家搬到东宁、一直没回老家,直到民警找上门来。

“被强奸之后,我一直走不出来,精神状态特别差。”曹某梅说,她除了将此事告诉大女儿之外,没有告诉其他人。案发后接受警方讯问时,她也第一时间向民警反映了被沈洪友强奸一事,但因为沈洪友已死,她也没有及时报案,没有客观证据。

潜逃二十年后的2020年4月21日,嫩江警方通过摸排、研判,确定了李万才的活动轨迹。5月30日晚,李万才在东宁市家中被警方抓获。

“我妻子劝过我投案,当时我说孩子太小,你自己也不行,所以没有投案。后来孩子大了,公安机关也没抓住我,我想能躲一阵是一阵。”李万才说。

“故意杀人”

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李万才被逮捕;“明知其丈夫系公安机关上网通缉的逃犯而与其一起生活,未向公安机关报告”的曹某梅,则因涉嫌窝藏罪被取保候审。

黑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本案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李万才刑事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显示,警方经依法侦查查明,2000年6月22日晚,李万才卖完菜回家,发现沈洪友与其妻子曹某梅撕扯,因沈洪友经常欺负其家人,并威胁杀死其家人,李万才与沈洪友发生厮打,从屋内厮打到院内,李万才顺手操起一根木棒朝沈洪友头部打了一下,将沈洪友打倒在地,沈洪友从地上起来打李万才,又被李万才用木棒击中头部,沈洪友再次倒地,李万才用木棒朝沈洪友头部及身上打了数下后,将木棒扔在院内后潜逃,沈洪友于次日早上在医院死亡。

警方认为,李万才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他人死亡的行为触犯相关法律,涉嫌故意伤害罪。

2020年9月24日,黑河市人民检察院对李万才提起公诉。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起诉书》内容显示,检方称,李万才、沈洪友厮打过程中,李万才持一根木棒击打沈洪友头面部、背部、四肢等处;沈洪友恳求李万才不要再打他,但李万才仍继续持木棒向其头面部击打十余下,将其打倒在地,随后逃离现场。

沈洪友家属出具的《谅解书》

与警方“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检方移送起诉不同,黑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李万才持械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曹某梅认为,丈夫是正当防卫,“沈洪友要强奸我,把我衣服都扒了,胸脯都露出来了,我丈夫是为了保护我和孩子。这不是一个丈夫的正常反应吗?”

红星新闻记者从双方家属处获悉,检察院提起公诉前,曹某梅与沈洪友家属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对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9万余元;沈洪友家属则出具了《谅解书》,请求法院对李万才从轻、减轻处罚。

大家都在看

新谋女郎曝光 她是谁?

2020-11-24 17:01:35

热点

印军后撤 印度抵制中国货 美国启动过渡进程 拜登过渡进程正式开始 美国第一岛链 中日战略博弈 美国大选影响 陈志朋回应直播卖假 内蒙古现冰盘景观 清华学姐高考482分
关闭
任正非母校主动要钱 国内第五纵队 特朗普再次发推:是我赢了大选 解放军模拟攻台演习惨败 澳洲失信中国撤资 女预言家死前预言中国 菅义伟出任日本新首相 特朗普输掉四场战争 印度咬牙吃下自己的苦果 澳大利亚对华摊牌 特朗普对抗拜登 美国会承认独立的台湾 毛主席会见尼克松 为何美国反共最厉害 中国反击美国方式 中国空军 中印边境对峙 被劝低价卖房 买家竟是中介老公 特朗普炒掉了美防长 王洪文的弟弟下场如何 川普暗杀叙利亚总统 民进党与大陆脱钩 华为正式官宣卖掉荣耀 中美脱钩影响 马云背后的两位大咖 美对台做出极危险动作 两岸关系 毛主席与周总理关系 美国重提对台六项保证 特朗普拜登竞选结果 联合早报 路透社 FT中文网 彭博社 华尔街日报 多维网 美国之音 纽约时报 泰晤士报 日本共同社 时代周刊 萧蔷整容失败 湖南卫视春晚节目单 南京大屠杀 资产评估报告书 国安球迷助威歌 中国迁都南阳 郑亲王 中国崛起 美帝各种不舒服 十八届 公务员的退休金 上海黄浦区中心医院 创业板上市公司数量 慈禧与光绪 海南泡沫 中国工商总局局长 汽车外型 你还记得过去的“2013”吗 重庆原公安局长 佛利萨战斗力 外国文学 更始皇帝 快乐男声主题曲 来华留学生 伊稚斜 朝鲜韩国军事对比 毛泽东孙子毛新宇 马永贞夺龙鞭 阿富汗大使馆 金正男 艾滋病性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