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战争

抗美援朝(历史事件)一般指抗美援朝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是朝鲜战争之一部分,仅指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的阶段。朝鲜战争原是朝鲜半岛上的朝韩之间的战争,后分别支持朝韩双方的美国、苏联、中国等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在经历了长期矛盾和冲突积累后,1950年6月25日朝鲜得到苏联支持不宣而战进攻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8月中旬,北朝鲜人民军将韩国军驱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韩国90%的领土。9月15日,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在仁川登陆,直接介入朝鲜战争,并将战火扩大至中国鸭绿江边。1951年7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代表开始停战谈判,经过多次谈判后,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抗美援朝战争背景

战争背景

1950年1月以来,在苏联和美国相继撤出在朝鲜和韩国的驻军后,朝鲜政府与苏联领导人密切协商,并使斯大林“同意朝鲜领导人对局势的分析和准备以军事方式实现国家统一的设想”。1950年5月中旬,金日成秘密访问中国北京,他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向毛泽东通报了对韩战争的意图,而毛泽东持反对意见,认为此时发动战争时机不够成熟。斯大林随后给毛泽东电报,希望他调几个师的兵力到东北,布防于丹东-沈阳一线。毛泽东要求苏方提供几个师的武器,斯大林回复称装备问题可以帮助解决一些,但要求中方尽早布置兵力;5月15毛泽东表示同意金日成统一半岛的计划,但是并未被朝方告知时间表。[1] 当战争爆发时,毛泽东并未事先得到消息,这点和美国一样。

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开始进攻韩国(人民军主力为四野三个师),朝鲜战争爆发。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27日再度命令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在台湾海峡巡逻,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进攻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安理会提交了行动议案,授权组成联合国军队帮助韩国抵抗朝鲜军队的入侵。在苏联代表因抗议联合国拒绝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成员国而自1950年1月起缺席的情况下,决议以13对1(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美国提案,要求各会员国在军事上给韩国以“必要的援助”。联合国军以美军为主导,其他15个国家也派小部分军队参战。英国、土耳其、加拿大、泰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荷兰、法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卢森堡、南非与韩国国军均归驻日的联合国军指挥,麦克阿瑟上将为联合国军司令。7月5日美军参加了第一场对朝鲜的战役。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发表讲话,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联合国的任何挑衅。”同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遣责联合国侵略朝鲜、台湾及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号召“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正义和自由的人类,尤其是东方各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一致奋起,制止联合国在东方的新侵略。” 1950年7月6日,周恩来再次发表声明,指出联合国安理会1950年6月27日关于朝鲜问题的决议为非法,中国人民坚决反对。195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反对联合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在北京成立,并在1950年7月14日发出《关于举行“反对联合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通知》。抗联援朝运动开始播及全国,形成第一个高潮。中央军事委员会(简称中央军委)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于1950年7月13日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做出了一系列军事部署。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突然进攻韩国。6月27日,联合国宣布出兵朝鲜,实行武装干涉,阻止朝鲜的侵略行径,并派遣海军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公然干涉中国内政。美军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和图们江。美国远东航空军斯卓特梅尔将军于1950年7月3日命令下属各单位不可侵犯苏联西伯利亚及中国东北领空。8月14日又再度重申不准越界的命令。[3] 1950年8月27日,美军B-29重型轰炸机、P-51战斗机等先后5批13架次,侵入中国东北境内的辑安(今集安)、临江、安东(今丹东)地区上空轰炸扫射,炸死中国居民3人,炸伤21人,炸坏火车机车、客车、守护车5辆,炸坏卡车2辆。周恩来以中国外交部长名义致电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对于“对于美国侵略朝鲜军队此种侵入中国领空的挑衅和残暴行为,本人特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向联合国提出严重抗议。美国政府应对美军此次侵犯中国主权及残杀中国人民的行为,担负全部责任及其后果”。周恩来要求美国政府:一、立即惩办美国空军此次侵入中国领空,杀伤中国人民及击毁车辆的挑衅和残暴罪行;二、负责赔偿中国方面所受的一切损失。周恩来并声明:“对于美国侵略朝鲜军队此种挑衅和残暴的行为,保留继续提出要求的一切权利。”同日,周恩来还致电联合国,要求制裁美国空军侵入中国领空的挑衅和残暴行为。 8月29日,美国空军飞机又两次入侵中国宽甸县上空进行侦察扫射,杀死中国居民4人,杀伤7人。美国空军承认有越界事件,但归咎于飞行员导航错误,表示愿意在调查后负起赔偿责任。

1950年9月15日,美军第10军于朝鲜半岛南部西海岸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损失严重,转入战略后退。1950年9月30日,周恩来发表讲话,警告美国:“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但是麦克阿瑟认定中国不敢出兵与美国对抗,所以美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1950年10月1日美军越过北纬38°线(简称“三八线”),1950年10月19日占领平壤,企图迅速占领整个朝鲜,同时,美国飞机多次侵入中国领空,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国家安全,战火即将烧到鸭绿江边。

1950年10月8日,朝鲜政府请求中国出兵援助。中国根据朝鲜政府的请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历史性决策。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命令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

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在没有空军掩护的情况下,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与朝鲜人民军并肩抗击侵略者。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打响入朝后的第一仗,以光荣的胜利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帷幕。这一天后来被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斯大林从1950年12月也开始派遣苏联空军的精锐战斗机飞行员到朝鲜秘密支援,苏联飞行员被命令必须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而且空中行动范围被严格限制,只被允许在鸭绿江南岸的“米格走廊”一带上空作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以国内人民的坚决支持和拥护为坚强后盾。1950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在北京成立,负责领导全国人民的抗美援朝运动。11月4日,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发表联合宣言,号召全国人民积极行动起来,支援抗美援朝战争。此后,全国迅速掀起了大规模的抗美援朝宣传教育运动,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坚定了中朝人民必胜、联合国侵略者必败的信念。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掀起了参军参战、支援前线的热潮。1951年6月1日,党中央发出关于开展订立爱国公约和捐献武器运动的指示。全国各阶层人民积极响应,普遍订立爱国公约,开展捐献飞机、大炮运动。到1952年5月,全国人民共捐献人民币55650亿元(旧币),可购买战斗机3710架。战俘管理方面1950年12月底碧潼战俘营成立,尽管一开始由于没有设战俘营标志而被误炸过造成小量伤亡,后经交涉在战俘营上涂上朝文的战俘而不是英文POW标记以防联军误炸。

美国政府由于军事失败和国内国际压力,不得不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同朝中方面在开城进行停战谈判。1953年7月27日,交战双方签署了停战协议。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

谈判于1951年7月15日在开城举行,后来改在板门店举行。到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订,谈判历时2年零17天。谈判时断时续,整个过程交织着战场与谈判会场相互影响的激烈斗争。联合国始终报着不愿平等协商的态度,每当在谈判桌上达不到目的的时候,就在战场上搞军事冒险,先后发动了“夏季攻势”、“秋季攻势”,1952年10月,美国又片面中断谈判,向上甘岭阵地发起大规模进攻,但又以惨痛失败而告终。谈判接近达成协议时,美国又在战俘问题上进行破坏和拖延,搞所谓“自愿遣返”。1953年3月30日,中国总理周恩来提出遣返战俘的新建议,使已经中断6个月的谈判正式复会。回国的绝大多数战俘受到了极不公正的俘遇,张泽石等联名在1979年写的申诉信中这样写““没想到当年敌人的欺骗宣传‘你们回大陆去,只会挨整挨斗,一辈子也不得翻身’竟成了我们六千多人的悲惨现实”。战俘营红色干部马兴旺就曾在衣衫褴褛地上访时于北京遇上西装革履的原部下。1984年,中共中央为当年志愿军被俘人员平反,落实政策。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中、联三国在板门店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从7月27日晚10时起,一切敌对行动完全停止。

上甘岭战役:迫使美军最后认输

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西临平康平原,东扼金化经金城到东海岸的唯一公路,因此,成为两军的必争之地。

  

1952年10月14日,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2师以7个营的兵力,在300门大炮、30 多辆坦克、4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向志愿军15军45师两个营防守的上甘岭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仅这一天,美军就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余枚,创下了朝鲜战争中单位面积火力密度的最高记录。从14日至20日,双方不断增加兵力,志愿军表面阵地昼失夜返,反复争夺。

  

从10月21日至29日,双方展开激烈的坑道争夺战。联合国军用尽了各种毒辣手段,企图把志愿军封死在坑道里:用飞机、大炮对主要坑道进行狂轰滥炸;在坑道口上面挖掘深沟,用炸药爆破;向坑道口内投掷炸弹、炸药包、爆破筒、手榴弹、汽油弹、硫磺弹、毒气弹,或用火焰喷射器喷;用石土、麻袋、成捆铁丝、铁丝网封堵坑道口;在坑道外建碉堡、设障碍,断绝坑道内外交通等等,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志愿军坚守坑道作战极其艰苦:有的坑道被炸塌,坑道空间缩小,人员行动极为困难;坑道内空气极度污浊,硝烟、毒气、血腥、粪便和汗臭充满坑道,常引起人员窒息;粮弹缺乏,特别是饮水困难,有时要以饮尿止渴,甚至连尿都没有……即使如此,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始终保持高昂的士气,在炮兵的支援下频频出击,歼敌2000余人。

 

 10月30日,坑道内外部队相互配合,志愿军开始实施决定性反击,激战至11 月25日,表面阵地全部恢复并得到巩固。至此,联合国军的摊牌作战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在上甘岭这块仅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联合国军先后投入了3个多师6 万余人、300余门火炮、近200辆坦克,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发射炮弹190多万发,投掷炸弹5000多枚,山石被炸成1米多厚的粉末,其兵力火力之密集,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罕见的。然而,志愿军的阵地屹然未动。这次战役,共毙伤敌2.5万余人,击落击伤敌机274架。参与策划这次进攻的美国军事专家哀叹:即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上甘岭的志愿军部队全部消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