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天全保卫战

天全保卫战

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部队一部为保卫天全县城与土匪进行的战斗。2月中旬,西南反共救国军第15军军长程志武勾结天全匪首李元亨,纠集匪众3000余人将西康天全县城包围。

天全保卫战简介

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部队一部为保卫天全县城与土匪进行的战斗。2月中旬,西南反共救国军第15军军长程志武勾结天全匪首李元亨,纠集匪众3000余人将西康天全县城包围。县城内仅驻有人民解放军第555团一个连队。该连在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提出“与天全共存亡”的战斗口号,坚守城要点与土匪进行战斗。15日,百余匪徒在火力掩护下冲入县城西关。该连集中兵力,迂回匪后,将突入之匪全部歼灭。20日,土匪又组织百余人敢死队夜间潜入城内的一座碉堡中,准备天明以后里应外合。群众发现潜藏的土匪后,当即向驻城解放军报告。解放军于当夜将碉堡包围,用炸药实施爆破,将匪全歼,城外土匪得知后遂溃散。在七天七夜的保卫战中,共毙伤匪300余人,俘匪100余人。

天全保卫战经过

面对二十倍于我的匪徒队伍,孤军守城的一个连解放军,虽然显得兵力单薄,但每个战土都表现得镇静自如,坚强勇敢,副营长郭俊祥不愧为战斗英雄,久经沙场的指挥员,他临危不惧,沉着果断地组织解放军击溃了匪徒的第一次冲锋后,召集连排干部分析了土匪的情况说:“我们应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土匪虽有两三千人,但都是乌合之众,很多是被胁迫来的老百姓,根本不会,也不原意打仗。土匪士气低落,没有战斗力,也没有战斗经验,一触即溃。尽管来势凶猛,其实是纸老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敌人求胜心切,向贺国光、胡宗南报功心急,猛冲猛打,东撞西碰。我们不能同土匪硬碰硬,要避其锐气,以守为攻,把敌人阻滞在城外。敌人没有火炮装备,一时攻不下城池。我们与敌人打时间战,等待援军。现在的形势是敌众我寡。我们不能分散兵力,要重点守住四个城门和钟楼这五个点,以点守面。”郭俊祥分析了敌情后具体布署说:“一排用三个班守东、北门和钟楼,用一个班作机动,二排用两个班守西门和南门,两个班作机动;三排作全城的机动部队,由连长和我直接指挥,指挥部设在天全中学。”郭俊祥布署完毕后,斩钉截铁地说:“这五个点只要守牢了,加上机动部队配合作战,敌人是打不进来的,即使打进来,我们也能把他们彻底消灭掉!同时,部队要尽可能争取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军民铸成铜墙铁壁,共同保卫胜利果实。”最后,郭俊祥挥动有力的臂膀,坚定地说:“誓死保卫天全人民过好春节!彻底打败程志武、李元亨,为新中国、为天全县人民政权献礼!”随后,各班排按预定的布署,迅速占领阵地,筑起防御工事,磨刀擦枪,严阵以待,决心打退敢于来犯的土匪。

一群一串的土匪队伍,有的杠着门板,有的抬着云梯,有的打着唿哨,嘶声呐喊,又向四周城垣猛扑猛打。东门外尤为激烈,敌人人多,火力更稠密。但是经过太原战役锻炼的战士们,沉着、冷静地守卫着阵地,不把敌人放到有效距离,绝不开枪。防守东门的一班长朱学德向战士提出要求说:“敌人不到一百米,我们不开枪;不到三十米,不投手榴弹,这是纪律!”战士们沉着应战,愈战愈勇,打得进攻东门的敌人狼狈逃窜,弃尸城下。

除夕那天上午,一百多土匪,在密集的机枪火力的掩护下,攻进了西门,疯狂地向城中心猛冲,同时趁机抢劫商店和老百姓的财物。五班长邢富贵率全班战士迎面阻击土匪的进攻。副营长郭俊祥、副连长董子明率领三排,迅速隐蔽地迂回到西关西口,从土匪的背侧,猛烈地冲杀出来,杀喊声惊天动地。匪徒们吓得魂飞魄散,喊爹叫娘,不敢应战,爬在地上叩头缴枪。不到二十分钟,战斗结束了,冲进城内这股匪徒,全部被歼。除击毙土匪十多名外,生俘六十余人。

为了鼓舞战士们的斗志,安定县城人民的情绪,并宣传我军的俘虏政策。郭俊祥命令三排战士,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曲,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押着俘虏从西街走到东街,又从南街走到北街。这时,关门闭户的群众,都打开门户,笑容满面地向战士们问长问短。原来缺乏信心,耽心一个连解放军守不住天全城,整天祈菩萨保佑度过这场战火的居民们,离开了神龛,向战士们伸出大拇指,赞扬解放军是“神军”、“铁军”、“打得真安逸!”中午,部队给俘虏打了一顿牙祭。饭后,郭俊祥和连指导员苗全盛把俘虏集中起来,给他们讲形势、讲政策,又发给每人一份《约法八章》的宣传品,然后宣布把他们全部释放回家。临走时,再三叮咛他们:“要相信共产党、解放军的政策,回去后好好生产发家,准备减租减息,搞土改闹翻身,不要再跟地主恶霸去打自己的阶级兄弟。解放军英勇善战和优待俘虏的政策在土匪内部引起了巨大的震荡和反响。一个被解放军释放的俘虏在回家路上,碰上了舵把子杨宗九正带上几百土匪,赶来参加攻打天全。他把亲眼看见的解放军打仗如何勇敢顽强,对俘虏的宽大、仁义,细细地说了一遍。杨宗九的队伍顿时军心涣散,当即散去了大半。

这次西门阻击战的胜利,使天全城人民眼界大开。群众亲眼看见解放军打垮了往日横行霸道、飞扬跋扈的土匪,为民除了害。一个个都眉开眼笑,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增强了解放军必胜的信心,土匪、特务散布的“共产党共产共妻”、“解放军杀人越货”等谣言不攻自破,城内青壮年纷纷拿起猎枪和大刀长矛同解放军一起守城,抗击土匪。

尽管城外战火纷纷,城内却仍是爆竹声声,人来人往,一派节日景象。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战士们利用战斗空隙,替群众扫地、挑水、劈柴,用红纸写对联、糊灯笼,与人民共度佳节。群众看到战士们整天爬在冰天雪地里打仗,就主动组织起来救护伤员,送弹药,帮助战士烤洗衣服。还有的人把酒送到阵地上,给战士们暖身子。正月初一这天群众合伙杀了一头猪,买了50斤粉条,几筐青菜,送到解放军驻地。

三千多土匪围着天全城,穷扑恶打整七天七夜,不仅没有攻下县城,反而伤亡惨重。程志武暴跳如雷。派杨华贵率领敢死队攻城,被群众发现报告了解放军。

郭俊祥立即集合队伍,迅速包围了碉楼。碉楼外一个曾在胡宗南部当过连长的头目,挥着驳壳枪,逼着匪徒们开枪顽抗。战士杨来清一枪将他打翻在地。副连长董子明带着三排,从三面向土匪猛打猛冲。失去了指挥的匪徒,象无头的苍蝇,东钻西碰,争先逃命,除少数逃窜外,其余全部被歼。三排战士旋即包围了碉楼上的土匪。大声喊道:“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限三分钟内,再不缴枪投降,就消灭你们!”碉楼沉寂了一分钟后,突然跑出一个匪兵说:“你们不要开枪,我们杨司令说,愿意缴枪投降。但你们离我们远一点,先让一条路,让我们出来。”三排战士说:“别耍花招了,现在还有最后一分钟!”

“时间到,打!”副连长董子明一声令下,三排战士猛烈开火,愤恨的子弹从四面八方封锁了碉楼上的射孔。排长李保全抱起炸药包,箭一般地冲出战壕,扑向碉楼。突然一颗子弹飞来划破了他的脸,鲜血不住地往外流。一名战士见了,飞身跃起,三跳两窜,扑倒在排长的身边,准备接替排长。只见李排长迅速地擦了擦脸上的鲜血,两眼怒目圆睁,机敏地就地一滚,腾起身来,把炸药包靠到碉楼脚下,猛力拉燃导火线,又就地一滚,伏倒在地。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烟雾弥漫,碉楼被炸开了一个大洞。三排战士趁机冲进碉楼,一顿猛打,打得土匪哇哇直叫。敢死队全部被歼,杨华贵也被活捉了。战士们押着举起双手的俘虏走出碉楼时,只见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土匪背上都写着“包打天全”四个大字。

程志武已把攻城的火力准备就绪,正准备发出里应外合的点火信号。忽然听到解放军在城头上呐喊:“杨华贵被活捉了!包打天全的敢死队都投降了!程志武快来送死吧!”再看到解放军一片一片地扔下写有“包打天全”字样的土匪衣裳,程志武吓得心惊肉跳,象漏了气的皮球,颓然地坐在地上直喘气。围城的三千喽罗,更是被吓傻了,被胁迫来的匪徒,都脚板上擦了油,纷纷溜掉。

2月21日,团部接到一个连的战士还在坚守天全城的消息后,团长杨春雨、政委吴林泉决定暂时放弃也被匪徒包围的芦山,集中兵力,立刻率领驻芦山的部队,分两路增援天全。一路由团长杨春雨、政委吴林泉率领经铜头场直插天全;一路由芦山县委书记郝仲山、县长马如龙率领经飞仙关直扑天全,截断了匪徒南逃之路。两路人马突然出现在天全城外,向程志武、李元亨发起猛烈攻击。匪徒们腹背受敌,措手不及,慌作一团,仓惶逃窜。郭俊祥率全连战士趁机杀出城门,与团长杨春雨、政委吴林泉合兵一处,乘胜追击,一口气追了四十多里,打得匪徒丢盔弃甲,七零八落。程志武、李元亨弃马钻进丛林潜逃。

天全保卫战评价

天全保卫战中,一个连的解放军与暴乱匪徒激战了一个星期,以少胜多,击溃了匪徒三干多人,击毙150人,生俘100人。取得了保卫天全人民政权的重大胜利。战斗结束后,天全县城门洞开,群众敲锣打鼓,举着“欢迎解放军!”“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的标语,放鞭炮,扭秧歌兴高采烈地迎接解放军入城。

天全保卫战简介

天全保卫战

编辑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部队一部为保卫天全县城与土匪进行的战斗。2月中旬,西南反共救国军第15军军长程志武勾结天全匪首李元亨,纠集匪众3000余人将西康天全县城包围。县城内仅驻有人民解放军第555团一个连队。该连在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提出“与天全共存亡”的战斗口号,坚守城要点与土匪进行战斗。15日,百余匪徒在火力掩护下冲入县城西关。该连集中兵力,迂回匪后,将突入之匪全部歼灭。20日,土匪又组织百余人敢死队夜间潜入城内的一座碉堡中,准备天明以后里应外合。群众发现潜藏的土匪后,当即向驻城解放军报告。解放军于当夜将碉堡包围,用炸药实施爆破,将匪全歼,城外土匪得知后遂溃散。在七天七夜的保卫战中,共毙伤匪300余人,俘匪100余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