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洛阳战役

洛阳战役

洛阳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对踞守临汾国民革命军发起的进攻,共歼敌2万余人,生俘中将师长邱行湘、少将副参谋长符绍基、副师长赵云飞等15000余人,毙伤敌4900多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及其它物资。洛阳战役是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原后,对国民革命军坚固设防中的中等城市旗开得胜的一次漂亮的攻坚战。攻克洛阳,切断了中原国军与西北国军的联系,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豫陕鄂共产党统治区。

洛阳战役背景

战役背景

1948年3月初,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宜川战役中一次歼灭国民革命军5个旅,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急忙把洛阳至潼关之间的守军西调增援,洛阳城内只有第206师两个旅防守。这时,正在郑州、潼关以南地区驻扎的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3、第8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决定乘机攻占洛阳。

战役双方

战役由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统一指挥,以第3、第4纵队担任攻城 ,第8、第9纵队担任打援。洛阳是中原重镇,陇海路要冲,守军兵力虽不多,但工事坚固,城垣高厚,堡垒众多,易守难攻。

战争前奏

3月8日,第8、第9纵队首先攻克洛阳以东的偃师和洛阳以西的新安、渑池等地,准备阻击郑州援军。9日晚,第3、第4纵队包围洛阳,扫除外围据点。l1日黄昏,开始突击城垣。第3纵队第8师部队在炮火掩护下,以大炸药包实施连续爆破,连续突击,扫清15道副防御设施,于当夜首先突破东门,部队冲入城内,与守军展开巷战。12日,第4纵队也突破南门、西门,向纵深发展。守军退据城内运动场核心阵地。第3、第4纵队集中炮火,猛烈轰击,勇敢爆破,密切协同。激战至14日晚,终将第206师全部歼灭。因国民革命军两个兵团由郑州来援,17日已逼近洛阳,第3、第4纵队遂主动撤出。3月下旬,晋冀鲁豫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主力攻占平汉路上的驻马店、遂平、许昌等要地,国民革命军又忙于向东应付,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谢集团于4月5日再次攻占洛阳,腰斩了横贯东西的交通大动脉陇海铁路,歼灭整编第47军一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和晋冀鲁豫野战军各一部在河南省洛阳市,对国民革命军进行的攻坚战。1948年3月初,西北野战军宜川大捷后,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为确保西安,急调驻守陇海铁路潼关至洛阳段的裴昌会兵团西援,仅留青年军第 206师驻守洛阳。为策应西北野战军作战,掩护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休整,中共中央军委命令位于襄城、禹县、伊阳地区的华东野战军第3、第8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由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统一指挥,发起洛阳战役。

洛阳战役经过

3月8日,第8纵队袭占偃师,控制嵩山隘路;第9纵队和太岳军区第 5军分区部队袭占新安、渑池。攻城部队于9日渡伊河、洛河,袭占洛阳四关。11日19时,未待外围守军完全肃清,即从四关同时发起攻城。当晚,第3纵队第8师第23团突破东门城垣。其他 3个方向攻击未奏效。于是,第3纵队将攻北门、东北门的部队改由东门突破口入城,迅速向南门、西门、北门方向发展,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12日午后,第4纵队突破南门、西门城垣,会同第3纵队对守军实施分割包围,歼灭了第206师主力,第206师余部约5000人退守城西北角核心阵地。整编第18、第47军在蒋介石严令督促下,于14日进抵口子镇、府店、黑石关一线。第 8纵队在随后东渡伊河的第 9纵队主力协同下,顽强阻击援军。攻城部队于14日17时集中炮兵火力猛烈轰击,继以步兵勇猛冲击,22时全歼核心阵地守军。同时,城东北九龙台守军投降,城西发电厂守军也被歼灭。

此役,歼灭国民革命军青年军第206师等部共2万余人。洛阳战役的胜利,提高了人民解放军的攻坚能力,为尔后夺取其他城市提供了经验。在此次战役中,第3纵队第8师第23团第1营首先突破东门城垣,华东野战军授予该营为“洛阳营”荣誉称号。

3月17日,国民革命军援军逼近洛阳,解放军乃主动撤离该城。同年4月6日,陈(赓)谢(富治)集团再度攻占该城,使豫西、太岳解放区连成一片。

1947年7月至1948年7月是全国解放战争的战略进攻阶段,它在中共中央“大举出兵,经略中原”战略计划的指导下,以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挺进中原为标志而展开。1948年3月,在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亲自决策下,以华东野战军第3、第8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为主力,由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统一指挥,乘陇海路潼关至洛阳段国民革命军守备空虚之机,采取突然奔袭和强攻相结合的方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洛阳战役。经过七昼夜激战,一举攻克了被国民革命军自诩为“金城汤池”的古都洛阳,全歼守军第206师及地方武装两万余人。其意义重大。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南渡黄河,向大别山挺进,拉开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为了配合这一重大战略行动,8月22日,陈赓、谢富治兵团(第4、9纵队及第38军、第22旅共十个旅)横渡黄河,转战豫陕鄂,调动了进攻大别山和西北战场部分之敌的回援。9月下旬,转战在鲁西南的陈(毅)粟(裕)大军的主力一部分打回豫皖苏,有力牵制了进攻大别山的敌军,使刘邓大军的战略目的得以顺利实现。我三路大军数十万人在两个多月内以“品”字形挺进中原,分割了敌人,打乱了敌人“追剿”我中原解放军的战略企图。

毛泽东同志指示陈赓同志:在刘邓指挥部和野战军主力尚未转出大别山以前,陈赓兵团仍然配合华东野战军在平汉路西主动寻机歼敌,以配合刘邓转出大别山进行休整、补充。

1948年2月下旬,西北野战军发起宜州战役,胡宗南为确保西安,急调原据守潼关至洛阳段的裴昌会兵团全部增援西安。原在郑州南下的孙元良兵团,也龟缩回郑州,准备以两个旅加强汜水、黑石关一线的防御。原位于平汉线上遂平、驻马店的胡琏兵团,正以一部袭扰我集结在沙河、淮河之间休整的刘邓大军。在鲁西南地区监视我在黄河以北休整的华东野战军的邱清泉兵团有回师陇海路郑州以东的征候。胡、邱两兵团,是当时敌人在中原地区可用于机动作战的主要兵团。这样,在洛阳以东至郑州,以西至潼关370余公里的沿线上,只剩下据守在洛阳的国民党青年军206师,别无其它正规部队。该敌已陷入孤立,实为我攻打洛阳的良机。为了掩护刘邓大军和粟裕兵团的休整,配合我西北野战军的行动,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中央军委不失时机地决定,由陈赓、陈士榘、唐亮指挥华东野战军第3、第8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10余万兵力立即发动洛阳战役。

2月底3月初,陈赓、陈士榘、唐亮等在襄城召集了准备参战的各纵队司令员、政委开会研究,深入分析了当前河南形势和洛阳守敌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情况和我军作战的有利条件、攻打方法及计算所需的时间,包括敌人可能来援时间,确定了开进路线。最后决定,兵团指挥部随三纵、四纵,由襄城、宝丰地区出发,经临汝进到伊川、龙门附近集结待命,准备负责攻城;8纵由禹城出发,经登封、嵩山进至偃师、黑石关以南地区集结待命;九纵主力和太岳五分区部队袭占新安、渑池地区,阻击可能由潼关东援之敌。分析认为,西去的裴昌会兵团无暇东顾,郑州孙元良兵团并非蒋介石嫡系,西援不会十分积极。因此,洛阳战役打响后,蒋介石必派嫡系胡琏兵团由漯河北上增援。该兵团必经郑州同孙元良并肩西进,如由登封、临汝小道直趋洛阳,路程虽近但道路崎岖,地方狭窄不易展开,易遭我伏击,且很费时,以最快速度也要五天左右才能赶到洛阳附近。因此,我军攻洛阳,要力争在3-5天内结束战斗,否则将会遇到困难。 在战术中,我军决定采取隐蔽接近,突然袭击。首先夺取西关,同时侦察部署突破城门的事宜等,然后,发起对城门的连续爆破,成功后实施连续突击,以速战速决的打法攻城。三月初,部队的作战方案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三月四日,部队分头向洛阳抵进。

洛阳是中原战略要地,地扼秦晋豫三省要冲,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国民党政府曾于1932年定洛阳为“行都”,在政治、军事、交通等方面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同时,洛阳又是郑州与西安之间的联络中心和补给重地。蒋介石对洛阳的重要性有清醒的认识,他曾亲自召见守备洛阳的206师师长邱行湘,指示他“洛阳的地形很好,易守难攻。洛阳的邙山、龙门、西工都非常重要,必须加强工事,严加防守,教育部队。飞机场也很重要,必须确实控制。”

邱行湘的第206师是蒋介石嫡系,守城之敌除此之外,还有中央炮兵四个连和独立汽车第五营,共约二万人。206师全部是美械装备,火力较强,技术水平较高,该师军官政治上反动,死心塌地随从蒋介石。其士兵多是西北等省失业、失学青年,长期受法西斯训练和教育,战斗力较强。敌军的部署是:师部率一团担任城内西北运动场及洛阳中学、城西北关帝庙至城东北站段守备;二团除派出一个连驻守美国医院,一个营驻守上清官为外围据点,其余为全师预备队;三团担任东北门至城东南潞泽会馆段守备;四团除一部分守备城西门南北段外,其余为师部控制的守备队;六团担任城西周公庙、火柴公司和西工发电厂等处守备;师工兵营驻守东、西车站;整编39师炮营、八团三连、十四团之一部为第一炮队,位于西北运动场及菜市场,担任支援第一线部队及城周围之战斗;师属炮兵营为第二炮队,分散配置于各城角,配合步兵作战,营部位于文峰塔附近。炮兵总观察所设于文峰塔上,敌人计划除特种兵外,其它守备部队均留出三分之—兵力作为预备队。

洛阳城内外的防御工事也是十分坚固的。其城防工事完全是在美国军事顾问团指导下修建的,具有现代化半永久性质。其构筑和组成有几个特点:第一,阵地选择高地要冲,利用自然地形或孤立建筑物为依托,构成核心阵地。但又各自成为独立支撑点,互相策应,并能独立坚守,从而构成外围据点、城垣主阵地、核心阵地三道防线;第二,有层叠的地堡。每一阵地都以梅花形的诸多碉堡构成,碉堡之间且互相连接,单人工事与班、排、连工事互相连通。在二丈多高的城墙上,有很多城堡,上设有两三层射孔,从而构成城墙上下、房子内外、沟壕上下公开的、隐蔽的、真的假的互相结合;第三,城垣前沿筑有复杂多层次的辅助防御工事,如外壕、拒马、铁丝网、交通壕、地霄群等。外壕一般深五米,宽五至十米。东门外东西不足2阗米的距离内,即设有五道铁丝网、四道拒马、三层潜伏地壕、两道外壕。在各工事间隙中密布地雷群,仅周公庙阵地就有地雷1500多个。每个阵地都贮备数日食品、饮料和大量弹药,还有炊事所、水井、寝室、厕所等。大的核心阵地还备有地下电线、地下掩蔽部,其最大的可容一、二百人。这就是敌人号称“铜墙铁壁”的工事。《洛阳日报》当时曾吹虚洛阳是双层袋形阵地,“易进难出”,“共军如攻此城,无疑自投罗网”。

3月5日,陈赓等指挥部队从襄城、伊阳、禹县(禹州市)地区向洛阳开进,3月7日敌发现我有进攻洛阳的征候,便令孙元良、胡琏兵团待命增援洛阳,但其距离较远。而我军经过新式整军运动后,战士觉悟空前提高,战斗情绪极旺。于是,迅速部署:华东野战军3纵担任对城东、城北面的包围,并由东、北门攻城;陈赓兵团3纵担任对城西、城南面的包围,并由西、南门攻城;华东野战军8纵抢占黑石关,负责阻止由郑州西援的敌军;陈赓9纵队袭击并控制新安、渑池等地,阻击可能东援的裴昌会兵团,并于战役发起后,以主力靠近洛阳,为战役总预备队。

1948年3月8日,陈赓兵团、陈唐兵团开始向洛阳外围之敌发起攻击。8纵、9纵迅速切断了陇海铁路,攻下洛阳周围十数座城镇,扫清了洛阳外围百里以内之敌,完成了对洛阳的全面包围,然后将主力部署在洛阳东西两线,准备阻援。

3月9日黄昏,负责攻城的3纵、4纵分别强渡伊、洛两河,从东北和西南两面进攻洛阳外围阵地。到11日下午,夺取了除西工发电厂、九龙台和潞泽会馆外的其余全部外围阵地。

11日晚七时整,洛阳攻坚战开始。攻东门的是3纵第8师。洛阳东门是敌人整个城防的重点,工事坚固复杂。从瀍河东桥头到瓮城门150米距离内,设有五道铁丝网,四道鹿寨,三层伏碉,过了瀍河接着是一道城壕,其对面又有背靠瓮城的两座大梅花堡,瓮城门洞内塞有装满沙土的汽油桶,厚、高各5米。瓮城的后面,才是洛阳东门和高耸的城门楼。为了突破东门,3纵队孙继先司令员和丁秋生政委亲临东关阵地查看地形,了解敌情,并亲自给8师指导员作战斗动员。根据敌人设防情况,纵队决定:采取以营为单位的突击梯队,实施强攻,连续攻击。突击营由23团一营(张明任营长)担任。总攻开始后,仅仅30分钟,城壕外的12道障碍均被我炮火击毁。厚厚的瓮城门,也被爆开,我后续部队即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涌进城里,向敌纵深实施

攻打西门的是4纵10旅。在西门外,敌人筑有一道又宽又厚的城墙,且墙外挖有一条10米宽的护城河,只有一座土木桥,敌人在桥头两侧布满了铁丝网、拒马等障碍物。当两次爆破均未成功时,我军于12日决定强攻西门。12日13时,10旅将全部炮火集中,向西门守敌实施猛烈炮击,遂将城墙上主要碉堡和桥头两侧障碍物摧毁,接着步兵破开桥上的铁丝网和拒马,打开了一条通路,工兵立即发起冲击。在火力掩护下,冲过桥梁,向城墙缺口扑去,很快歼灭瓮城守敌。后继部队相继突入城内,沿西大街向核心阵地发动进攻。

攻打南门的是4纵11旅32团和13旅37团。南门守敌顽固抵抗,再加南门靠近洛河,无法展开兵力,致使攻击受挫。12日6时张明营从东门入城,直插南门,内外夹击,最终突破南门,并歼灭大部守敌,剩余残敌狼狈地向西南角逃跑。突击一营跟踪追击,其他部队向北发展。逃向西南角之敌很快被歼,西南角敌阵地即被我占领。

到12日15时,攻城部队已突破洛阳所有城门,各路大军会师城内,对敌进行分割包围。城内四处溃退下来的敌军,被压缩到了西北隅的核心阵地里,其余城区全部被我军控制。当夜,我军向核心阵地外围发起攻击。13日夜,我军再次发起攻击,经过4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歼敌2000余人。邱行湘带着残敌,逃进我西北角阵地旁边一所高大建筑物内,这是敌人最后退守的据点——洛阳中学。这里是一个长宽不到100米的地方,敌人在此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包括地面的和地下室,而且,这里还集中着敌206师的主力,共计5000余人。邱行湘幻想着凭借这些作垂死挣扎,等待援军的到来。

这时,蒋军分别由登封、偃师赶来的两路援军,均遭到我阻援部队的顽强阻击。而城内双方又进行多次交手。由于敌人在壕沟底密布着枪眼,左右侧火力猛烈,使我军两次攻击都未奏效。日16时半,我军集中炮火向敌核心阵地实施轰击。几十门大炮、一百多门小口径曲射炮在四十分钟内朝敌百米见方的阵地上发射1万多发炮弹,敌人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随后,大军向敌阵地发起攻击,很快肃清残敌,邱行湘及其部下全部成了俘虏。在我军攻城战斗强大声势震撼和威逼下,13日敌潞泽会馆一个连投降,14日西工发电厂敌一个营和九龙台的一个连均向我军缴械。至此,解放洛阳战役胜利结束。

洛阳战役结果及意义

就在我军攻占洛阳城的同时,国民党援兵胡琏和孙元良的部队已越过登封、黑石关向洛阳逼近。鉴于已达到歼灭敌有生力量之目的,为了摆脱敌援军的合围,我军在处理完善后工作后,主动有秩序地撤离洛阳。17日,全部转移到洛阳以西以南地区,休整待机。

3月18日晨,敌援兵整编11师、38师及124旅约6个旅的兵力进入空城洛阳。十天后38师奉命全部运到西安,11师也于同日东撤,以加强郑州及平汉路的守备。洛阳城仅留下124旅驻守。4月3日,这个旅的主力也开往偃师,只丢下371团及一个保安团守备。陈赓同志决定再歼洛阳守敌,遂于4月4日指挥主力围攻洛阳。敌人发觉后,于5日晨弃城东逃,我军迅速追击,将敌包围在东张古洞地区,经2小时战斗,将敌全部歼灭,共毙伤敌4600余名。洛阳永远回到了人民手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