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鲁西南战役

鲁西南战役

鲁西南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实行战略反攻的作战计划,于1947年6月30日至7月28日,在鲁西南地区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次大规模歼灭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南渡黄河,出击外线,在山东省西南部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创造了以15个旅的兵力歼敌4个整编师共9个半旅约6万人的战绩。从而打乱了国民党军在南部战线的战略部署,开辟了进军大别山的道路,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揭秘鲁西南战役背景

国军进攻

1946年6月至1947年6月,解放战争第一年的伟大胜利,使全国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队被迫由“全面进攻”转向“重点进攻”,将进攻的重点置于解放区的东西两翼——山东和陕北解放区。党中央审时度势,紧紧抓住有利时机,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从这一战略意图出发,中央军委提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在外线大量歼敌,彻底粉碎国民党的战略方针,把中国革命推向新高潮,并把“大举出击,经略中原”作为举行全国性反攻的一个重大战略步骤,将出击和进攻的矛头,指向鄂、豫、皖三省交界处,东慑南京、西逼武汉、南扼长江、瞰制中原的大别山区。

鲁西南战役开始前,经过一年的内线作战。国民党军总兵力已由内战开始时的430万下降为370万人,其正规军从200万人下降为150万人。至1947年5、6月间,国民党军队对各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均遭到沉重的打击,丧失了战场进攻的主动权,被迫从重点进攻开始转入全面战略防御。由于在战场上屡战屡败,有生力量大量被歼,国民党军队充满失败主义情绪,士气低落,战斗力大大削弱。

1947年3月,国民党军由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转为对陕北和山东的重点进攻,而在这两个战场之间的晋冀鲁豫战场上,兵力有所削弱,形成两头重中间轻的“哑铃形”态势,企图利用黄河天险阻止人民解放军南进。到6月间,从山东省东阿至河南省开封250公里的黄河防线上,仅有第4“绥靖”区司令官刘汝明部整编第55、第68师和地方保安团队担任防守。整编第55师师部率第29旅位于郓城、皇姑庵地区,其第74、第181旅分别位于萧皮口、鄄城地区;整编第68师师部位于菏泽,其第81、第143、第119旅分别位于东明、杜集、毕寨地区。另有整编第70师(2个旅)位于嘉祥地区机动。

战前准备

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在5月下旬结束豫北攻势后,即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向中原出动、转入外线作战的既定方针,组织部队休整,做好外线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进行政治动员,调整组织,补充兵员和武器粮弹;颁发《敌前渡河战术指导》,进行战前训练;成立渡河指挥部,对预定渡河地段的地形、敌情、水情作详细侦察;修造船只120余艘,训练水手、船工;组织民兵、民工5万余人支援前线等。

挺进大别山

6月,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月底强渡黄河,先在鲁西南地区求歼敌军,尔后向大别山进击,在鄂豫皖边界地区实施战略展开。刘伯承、邓小平根据这一指示和国民党军设防情况,决心集中4个纵队又2个独立旅,从山东省阳谷以东张秋镇至菏泽以北临濮集150公里的8个地段上突破黄河防线,首先发起鲁西南战役,歼灭刘汝明集团,并在运动中歼灭来援之敌一部,然后向大别山挺进。

战前部署

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旅于6月27日先行秘密渡河,在戴庙、蔡楼地区接应第1纵队渡河,并配合第1、第2纵队行动;原在黄河南岸的独立第2旅在旧城集、临濮集地区接应第6纵队渡河,并配合其作战;第1纵队于魏家山、张堂等渡口渡河,在独立第1旅协同下,围歼郓城及其以北守军;第2纵队于孙口、林楼等渡口渡河,以1个旅围歼皇姑庵守敌,主力插至郓城以西协同第1纵队作战;第6纵队于李桥、于庄等渡口渡河,围歼鄄城及其西北地区守军;第3纵队为战役预备队,进至白衣阁附近,视情况随第6纵队或第2纵队渡河,扩大战果。在主力渡河的前一大,以太行、冀南、冀鲁豫军区部队各一部和豫皖苏军区部队在黄河两岸分别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击,迷惑和牵制敌军。

鲁西南战役经过

鲁西南战役,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6月至7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中,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山东省郓城、定陶、金乡地区对国民党军发起的进攻战役。

鲁西南战役 - 战争过程

6月30日夜

1947年6月20日,刘邓首长向各部队正式下达命令,宣布实施鲁西南作战。6月30日晚、刘伯承、邓小平、李达等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六共4个纵队,13个旅、1个骑兵团及直属队共12417人的大军,一举突破了黄河防线,打开了蒋介石中原防御体系的大缺口。当夜,刘邓大军渡过了6个步兵旅,全部主力于第二天晚上渡完,这就使鲁西南地区的国民党军,直接暴露在我军的打击之下。

晋冀鲁豫野战军4个纵队共13个旅12万余人,以突然勇猛的动作,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黄河防线,歼敌一部。刘汝明急令整编第55师第74、第29旅退集郓城,整编第68师主力和整编第55师第181旅退守菏泽。第1纵队4个旅在独立第1旅配合下,当即包围郓城,并于7月2日攻占该城四关。其余3个纵队进至鄄城、皇姑庵地区,待机打援。对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渡过黄河,国民党军陆军总司令兼徐州司令部司令顾祝同甚为震惊,慌忙从像北、豫皖苏边界地区抽调3个整编师又1个旅,连同整编第70师组成第2兵团增援鲁西南。该兵团司令官王敬久以第153旅进至定陶,与退守菏泽的部队组成西路;以地方团队防守曹县城;以整编第32、第66师各2个旅经金乡北上,会同整编第70师组成东路;将整编第58师及整编第66师第199旅配置在金乡作为后应。企图以整编第55师坚守郓城,吸引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城下,然后以东、西两路援军向北钳击其侧后,迫其背水作战。刘伯承、邓小平识破了这一企图,立即采取攻其一点(郓城)、吸其来援(金乡)、啃其一边(定陶)、各个击破的方针,以第1纵队等部攻取郓城;以第2、第6纵队迅速从东、西两路援敌之间向南,攻占定陶、曹县;以第3纵队进到定陶以东待机。7月8日晨,第1纵队攻克郓城,全歼整编第55师师部及2个旅。10日夜,第6纵队攻占定陶,全歼第153旅;第2纵队收复曹县城;第3纵队到达定陶以东地区。

7月10日

国民党援军东路整编第70师(1个半旅)、整编第32师和第66师主力,分别进至六营集、独山集、羊山集地区,由北向南摆成一字长蛇阵。晋冀鲁豫野战军当即调整部署,转兵东进。13日拂晓,第1纵队将位于六营集的整编第70师、独山集的整编第32师隔开,并切断其与羊山集整编第66师的联系。当日中午,第2纵队在谢集歼国民党军1个团,随即向东协同第3纵队包围羊山集。王敬久发觉所部被分割后,举棋不定,先令北边的整编第70师和南边的整编第66师向中间的整编第32师靠拢;复令整编第32师向北接应整编第70师,再向南靠拢整编第66师。整编第32师在第1纵队追击下,师部率1个旅逃入六营集与整编第70师会合,其第139旅则被第1纵队和第6纵队一部追歼于逃往嘉祥的途中,防守嘉祥城的整编第70师一部也被迫向济宁撤逃。与此同时,第6纵队主力紧缩对六营集的包围圈。刘伯承、邓小平考虑,六营集为仅有200户人家的村庄,粮食饮水奇缺,敌军2个整编师师部和2个半旅挤在这一狭小地区内,若对其四面围攻,敌必作“困兽之斗”。因此采取“围三阙一”部署,以第1纵队在六营集以东布成袋形阵地,以第6纵队于14日20时由西向东对六营集发起猛攻。整编第32、第70师向东突围,被第1纵队全歼。

7月15日

第2、第3纵队对羊山集发起攻击,但因该处守军以羊山作依托,南侧地形低洼、积水较多,虽经两天激战,进展不大。此时,蒋介石得知整编第32师等部连续被歼和羊山集整编第66师告急等情况,于19日飞抵开封坐镇指挥,从西安、洛阳、豫北、山东、汉口等地抽调7个整编师又2个旅向鲁西南驰援。20日又令王敬久率整编第58师和第199旅,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由金乡北上,以解羊山集之围。刘伯承、邓小平为争取先机之利,以独立第1、第2旅进至万福河阻援,将第199旅和由羊山集出来接应的1个团全歼。接着,集中第2、第3、第6纵队于27日对羊山集发起总攻,战至28日晚,全歼整编第66师师部及2个旅。

鲁西南战役重要意义

鲁西南战役的胜利,是我军实行大反攻后的第一个大胜利,是实行战略转变具有关键性的一仗,在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意义。这一胜利从根本上打乱了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的战略部署,有力地支援陕北、山东解放区军民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改变了我军的战局;也为实现党中央把战争引到国民党统治区,发展中原战局奠定了前进的基础。这场战役不但给国民党军以沉重的打击,更促使刘邓大军有条件提前向南实行千里跃进的行动,不但加速解放战争的历史进程,并为刘邓大军的行动赢得了主动。鲁西南战役的经验也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理论宝库。它对新时期人民军队的建设仍有重要的意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