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鲁南战役

鲁南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在山东省鲁南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战役,亦称“峄枣战役”。鲁南战役历时18天,歼灭国民党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共53000余人,缴获坦克24辆,榴弹炮48门,汽车480辆,各种小炮400余门,缴获重机枪若干。

战役结束后,陈毅挥笔写下了《鲁南大捷》的诗篇:“快速纵队起如飞,印缅桂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变成废铁堆,快速纵队今以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贼应泪垂。”

鲁南战役简介

1946年12月中旬宿北战役后,由峄县(今枣庄峄城区)向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进攻的国民党军整编第26师及第1快速纵队(由第80旅改编,装备有中型坦克、榴弹炮、汽车),闻整编第69师在宿北被歼,被迫在临沂西南30余公里今兰陵县的卞庄、向城、尚岩、长城、兰陵线转入防御;其左翼整编第51师位枣庄、齐村地区;右翼整编第59、第77师位台儿庄以北地区。

中共中央军委在宿北战役即将结束时指示:下一步作战,宜集中主力歼灭鲁南之敌,相机收复枣庄、台儿庄,并期望打一个比宿北更大的歼灭战。据此,新四军军长、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和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率两野战军主力从苏北迅速移师鲁南,并决心以第8、第9、第10师和第4师1个团及滨海警备旅、鲁中军区炮兵团共12个团组成右纵队;以第1纵队、第1师共15个团组成左纵队,首先围歼孤立突出的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尔后向峄县、枣庄地区扩张战果。同时,第2、第9纵队和第6、第7师及第13旅等部共24个团由华中野战军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在苏北阻击由盐城、涟水北进的国民党军;鲁南军区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活动,袭扰国民党军后方。中央军委在《关于战役部署问题给陈毅、粟裕同志的指示》中说:“鲁南战役关系全局,此战胜利,即使苏北各城全失亦有办法恢复……第一仗似以打26师3个旅为适宜。” 各参战部队按照预定部署于1947年1月1日秘密进入集结地域,进行战斗动员和准备。2日晚,突然对整编第26师及第1快速纵队发起攻击。3日上午完成包围与分割,并在峄县、枣庄方向占领阵地准备阻援。3日夜全面展开攻击,歼灭在马家庄的整编第26师师部大部,使该师失去指挥;全歼驻守太子堂的第44旅;歼灭从卞庄突围的第169旅大部。4日10时,第1快速纵队及整编第26师余部以坦克开路向峄县方面突围,时值雨雪交加,道路泥泞,行动十分困难。左、右纵队抓住有利时机,以追击、侧击、堵击等手段,多路勇猛穿插,将逃敌压缩在兰陵以北的糖稀湖(亦称漏汁湖、漏泽胡、漏卮湖)低洼淤泥地带,随即以炸药、手榴弹爆炸和火烧等办法,破坏其坦克及装甲车辆。第1快速纵队等部争先夺路逃命,人员、车辆、火炮乱成一团。激战至15时,除7辆坦克逃至峄县外,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基本被歼灭。峄县、枣庄方向来援的国民党军被击退。位于整编第26师南侧的整编第59、第77师,闻讯仓皇退缩台儿庄及运河以南地区。

9日晚,右纵队向峄县县城发起攻击,先扫清外围,10日夜攻人城内,激战至11日拂晓,歼整编第51师第114旅一部、整编第52师第98团及整编第26师后方机关、保安团队等共7000余人,俘整编第26师师长马励武,缴获逃入峄县的7辆坦克。与此同时,左纵队向枣庄方向发展进攻,连克枣庄外围郭里集、齐村等据点,歼整编第51师第113旅(欠1个团),然后在右纵队第8师配合下,对枣庄市区展开逐堡逐屋争夺,战至20日下午,将整编第51师师部和2个团歼灭,俘师长周毓英。

战役结果 战役期间,山东解放区组织支前民工60余万人、大小车1500余辆、担架6000余副,有力地保障了部队作战。此役历时19天,山东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伤亡8000余人,共歼国民党军5.3万余人,缴获坦克24辆、各种火炮200余门、汽车474辆,首创华东战场人民解放军一次歼灭国民党军2个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的纪录,挫败了国民党军进攻临沂的计划,获得了对机械化部队作战的经验,并为组建自己的特种兵部队奠定了基础。

战役影响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个战役歼敌数字的新纪录(5.353万)。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次作战歼敌最多的纪录(3万5千)。

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次作战歼敌两个整师的纪录。

鲁南战役粟裕点评

一九四七年一月的鲁南战役,是继宿北战役之后,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会合进行的第二个大歼灭战。这次战役,经过两个阶段连续作战,全歼国民党军美械装备的整编第二十六师、整编第五十一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共五万三千余人,俘虏敌整编第二十六师中将师长马励武、整编第五十一师中将师长周毓英,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其中有坦克二十四辆,榴弹炮、野炮、山炮及其他火炮二百一十七门,汽车四百七十四辆。随后,以 缴获的这批装备为主,华东野战军组建了自己的特种兵纵队。

宿北和鲁南两个战役,是解放战争初期华东我军由解放区前沿作战转向纵深作战,为实现我之战略意图的两个关键性战役。由于我军这两仗都打得很好,获取了重大胜利,从而完成了战区的第一个转折。从此,我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在胜利声中实现了统一,我军进一步集中兵力,实行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把运动战、歼灭战推向了更大规模。

有同志问粟裕:“作为战役指挥员,你认为在鲁南战役的指挥上,最特出之处是什么?”粟裕回答道:“是慎重。”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由当时整个战场形势和敌我双方情况决定的。这次鲁南作战有以下特点:一是敌人阵势摆得很长,从卞庄(今苍山县)、枣庄一直摆到徐州附近,成为犄角之势,易于相互策应;二是作战对象生疏,不仅有美械装备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还有多兵种组成的快速纵队,这是过去未打过的;三是山东、华中两个野战军会合作战,战役指挥员与半数参战部队之间初次接触,互不熟悉,不大摸底。这些都使粟裕在协助陈毅同志指挥这次战役的过程中更加兢兢业业,格外慎重。苏中战役是初战,宿北和鲁南战役在另一意义上也是初战,是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合起来打的初战。慎重初战,这对战役指挥员来说是一条具有丰富内容的原则。从下定战役决心到组织战役实施的全过程,甚至在某些指挥细节上,都必须贯彻慎重的原则,以确保关键性战役的胜利。慎重初战和初战必胜,可以说实质上是一回事情。

鲁南战役意义

鲁南大捷,是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决策,在陈毅、粟裕同志指挥下,山东、华中广大军民英勇奋战的结果。这次战役,创造了解放战争以来华东我军在一次战役中歼敌五万余人的新纪录。特别是干脆、彻底、迅速歼灭了全副美械装备的敌主力师和机械化部队,对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军队是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对华东以至全国人民是个很大的鼓舞。宿北、鲁南两个战役的胜利,使我军实现了自己的战略意图,夺取了战场的主动权。在以后作战中,进行莱芜、泰安、孟良崮等战役时,就主动得多了。

鲁南战役和宿北战役的胜利,对华东我军的建设,亦有其特殊意义。一方面那时随着战局的发展,华中部队由苏北转到鲁南,再由鲁南转到鲁中,指战员思想问题较多。宿北、鲁南两战役全胜,使部队顺利地实现了思想转弯,进一步坚定了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信心。另一方面,我军由分散作战到集中作战,由打小仗到打大仗,既打敌人步兵又打敌机械化部队,既擅长野战又能城市攻坚,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全面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特别是使山东和华中两野战军在作战思想、指挥关系和组织编制等方面实现了统一,为尔后扩大胜利、进行更大规模的运动战和歼灭战奠定了基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