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文登川之战

文登川之战

文登川之战是1951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的1951年夏秋防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8军一部在朝鲜北汉江以东文登川地区,为抗击美军坦克楔入而进行的防御战斗。

文登川之战简介

为打开东线门户文登里,1951年10月11日,美军第2师、南朝鲜军第8师以百余辆坦克,在其步兵、飞机、火炮的配合下,沿文登公路,向刚刚接防完毕的志愿军第68军阵地发起进攻。该军第204师首当其冲,为迎击美军坦克,该师在文登公路西侧设置反坦克阵地,集中全师反坦克武器,76.2毫米口径反坦克炮1个营、山炮1个连、工兵1个连、无后座力炮27门、火箭筒49具,组成反坦克大队,专门打坦克。仅12日至14日3天中即击毁美军18辆坦克。战至20日,该师共击毁美军坦克28辆、击伤8辆,始终牢牢地控制着文登川。此战,是志愿军著名的反坦克战斗。

坚守文登川

文登川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谷,西靠鱼隐山,东邻中七峰,中央纵贯一条公路,直通志愿军后方。如果在一场大的进攻战役中选择突破口的话,文登川无疑是最好的选择。1951年9月,美军开始其“秋季攻势”,9月底,志愿军第一线的6个军中,有4个军的阵地遭到美军9个师的攻击。抗击美军“秋季攻势”的战役成为志愿军战史上空前规模的阵地防御战役。恰在此时,司令员杨成武、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南生率领的第二十兵团奉命入朝,兵团下辖第六十七、六十八军。

10月,东线美军6个师也向金城、文登里一线发动攻击。美军采取逐步推进的战术,每攻击志愿军一个连、排的防御阵地时,都反复以飞机轰炸,并且一天内即发射炮弹1~3万发,随后以20~60辆坦克引导步兵反复冲击,运用了所谓的“坦克劈入战”战术。其作战方式是每次以20~40辆坦克组成一个集群,在大量飞机掩护和步兵、工兵伴随下,一面以阵地上的火炮和坦克炮实行密集射击,一面沿山路迂回割裂志愿军前沿各个高地的防御阵地,再由其步兵进行“逐山占领”。

20兵团刚与朝鲜人民军换防,即遭到美军猛攻。10月7日,在六十七军防御的27公里宽的阵地,遭受美军4个师和280余辆坦克发起的攻击。六十七军只有5个反坦克炮连,只得主要依靠轻便的无后坐力炮、火箭筒和反坦克手雷、地雷进行反坦克作战。采取边打边补充,边抢修工事,白天失去的阵地夜间反复夺回的办法,与美军反复争夺。13日至15日,战斗异常激烈,连兵团指挥所也不时遭到美军机骚扰。在紧要时刻,杨成武、张南生果断地将六十七军第二线作为预备队的二○三师投入第一线,同时从六十八军调一个师作为六十七军的预备队。经过3天恶战,六十七军顶住了美军的疯狂进攻,美军付出了伤亡1.7万人的代价。这次战斗中,六十七军创造了日歼美军的最高记录。《人民日报》及时报道了这一伟大胜利的消息。志愿军总部也及时通报表扬了六十七军全体指战员。

在20兵团的作战中,67军防守方向是美军攻击重点,战斗很艰苦,美军我双方伤亡都很大,杨成武将军曾在回忆录中写到,他曾经对其他指挥员发问:“美军伤亡这么大,怎么攻势还这么猛?”虽然如此,67军进行的还是山地防御战,虽然艰苦,亮点不多。68军防守的重点是鱼隐山,这是一座具有和五圣山相同价值的战略制高点,杨将军十分关注此山安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把36门榴弹炮加强该山的防御。当68军报告说阵地危急时,杨说“不是给你们加强了一个炮团吗,你们108门炮,是多大的力量?”68军报告地势太险,拉不到射击位置,杨说“那就拆了在搬上去。”鱼隐山巍然不动,美军就打起了文登川的主意。就在68军换防第二天,美2师、伪8师、法国营乘志愿军立足未稳全线发起进攻。美、法军集中近二百辆坦克,最多一次出动100多辆,主要是M46、M26,沿文登里向北公路两侧的川谷平原地带实施“坦克劈入战”。68军在美军情不明、地形不熟、阵地不完善的情况下,在人民军既设阵地上打了一场仓促防御战。该军第204师首当其冲,为迎击美军坦克,该师在文登公路西侧设置反坦克阵地,集中全师反坦克武器,76.2毫米口径反坦克炮1个营、山炮1个连、工兵1个连、无后座力炮27门、火箭筒49具,组成反坦克大队,专门打坦克。

10月11日,美军二师和南朝鲜伪军八师就在百余辆坦克和大量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文登川发动“坦克劈入战”,并有10余辆坦克突入志愿军某团纵深阵地。杨成武、张南生即令陈仿仁军长指挥刚组建的反坦克分队痛歼美军坦克。

在所有战斗中,10月11日的战斗最为激烈、惊险,由于志愿军战士第一次打坦克,反坦克火器发射距离远,屡屡失的,导致美军坦克长驱直入,直扑志愿军纵深的榴弹炮阵地。此时志愿军炮兵把榴弹炮直瞄平射,轰退了美军坦克集群,因此在战术总结中专门出现了一个名词,“闸止阵地”,就是用大口径火炮平射,起到最后一道闸门的作用。可以说,由于志愿军战士初上阵地,没有打坦克的实战经验,这是美军在文登川战斗中最接近胜利的一次。志愿军战士曾描述“美军坦克跑的太快,追不上瞄不准”。但是,美军即将到手的胜利被炮兵的即兴发挥击破了。

志愿军是打一仗进一步,到了第二天12日,美军又组织78辆坦克向文登川进攻。志愿军六一○团全体指战员以反坦克炮和火箭筒及手雷,尽量挨近坦克开火。先后击毁美军坦克10辆、击伤8辆。这次战斗被列为典型战例,还被拍成《激战文登川》的电影。仅12日至14日3天中即击毁美军18辆坦克。战至20日,该师共击毁美军坦克28辆、击伤8辆,始终牢牢地控制着文登川。

在与美军坦克的战斗中,志愿军战士也反复总结经验,摸到了许多打坦克窍门,例如尽量靠近射击,利用美军坦克跨越障碍减速时射击等。如某无坐力炮手时先预守在美军坦克前进路线的弹坑前,趁美军坦克减速的瞬间射击,一战创造了4发3中的好成绩。而且各种兵器配合默契,先由远距离火器攻击,乘美军视线被挡或转向躲避时,步兵在迅速靠近以反坦克手雷在10米以内的近距离攻击。

美军在大规模进攻受阻后,依然贼心不死,反复在文登川进行“坦克劈入”式的攻击,一是企图深入志愿军阵地侧后,打击志愿军正面防御和后方部署,另一目的也是探索坦克劈入战的战法。志愿军也是针锋相对,予以坚决痛击。在文登川的反复较量中,志愿军越打越得心应手,最后美军叫嚣的“坦克劈入战”终于破产,而此时文登川里留下了78辆美军坦克的残骸,成了美军望而却步的障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