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葛底斯堡战役

葛底斯堡战役

为1863年7月1日至7月3日所发生的一场决定性战役,属于葛底斯堡会战的最后阶段,于宾夕法尼亚葛底斯堡及其附近地区进行,是美国内战中最著名的战斗,经常被引以为美国内战的转折点。

美利坚联盟国的罗伯特·李将军所部北弗吉尼亚军团于钱瑟勒斯维尔战役获胜后,北上进攻弗吉尼亚、马里兰、以及宾夕法尼亚诸州。联邦军方面,林肯替换了约瑟夫·胡克少将,代之乔治·戈登·米德少将领波托马克军团,虽然赢得了这场决定性战役,终结了李将军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入侵北方各州,但未能阻止李将军遁回弗吉尼亚。

葛底斯堡战役背景

联盟军的罗伯特·李将军率所部北弗吉尼亚军团于钱瑟勒斯维尔战役击败联邦军的波托马克军团后不久,李将军决定二次北侵。此一行动可打乱联邦计划中的夏日选举,可能帮助被围于密西西比维克斯堡的守军脱困,并使联盟军就食于边界之外的北方丰饶农场,以让饱受战火蹂躏的弗吉尼亚获得必要的休养生息。李将军所部可同时威胁宾夕法尼亚的费城、马里兰的巴尔的摩以及华盛顿特区,并鼓动此刻正于北方成长中的和平运动。于是,李将军的部队于1863年6月3日开始自弗吉尼亚的弗雷德里克斯堡北移。为使其指挥更有效率,李将军将麾下两个军重组为三个新的军(Corps)。

詹姆斯·朗斯特里特留任第一军军长;之前阵亡的“石墙杰克逊”中将的军一分为二,原第二军划归理查德·S·尤厄尔中将辖下,而新的第三军由安布罗斯·鲍威尔·希尔(AP希尔)中将指挥。

联邦军方面,约瑟夫·胡克少将辖下的波托马克军团由七个步兵军、一个骑兵军及一个炮兵预备队组成,总兵力超过90000人。胡克少将前因钱瑟勒斯维尔战役惨败,又于李将军第二次北侵时怯战,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迅即以乔治·米德取代其职。 战役中,双方骑兵的第一场主要战事于6月9日发生在近弗吉尼亚库尔佩珀的布兰迪站。由詹姆斯·尤厄尔·布朗·斯图尔(JEB 斯图尔特)特率领的联盟军骑兵几乎败北,但斯图尔特将军终能克敌制胜。然而,在这场内战中最大一场的骑兵战斗中,联邦军在马背上的战士们首次证明他们与南方的对手一般优秀。 六月中,北弗吉尼亚军团渡过波托马克河,进入马里兰。在击败弗吉尼亚温切斯特与西弗吉尼亚马丁斯堡两处的卫戍部队后,尤厄尔的第二军于1863年6月15日开始渡河,希尔与朗斯特里特的部队则于1863年6月24日至6月25日间尾随其后。胡克的部队紧蹑其踪18,持续横亘于李将军的部队与华盛顿间。联邦军于1863年6月25日至6月27日间渡河。

于此同时,在一次颇受争议的行动中,李将军允许斯图尔特将军率领一部分的骑兵巡行联邦军周围。李将军的命令让斯图尔特将军绰有余裕;而在斯图尔特将军的骑兵长久脱离战场,以及在其余的骑兵失于承担更积极的角色上,两位将军皆应负责。斯图尔特将军连同其三旅精锐之师于向葛底斯堡推进的紧要关头及战斗开始后两天内皆不在战区中。1863年6月29日,李将军的部队深入自钱伯斯堡至卡莱尔的弧形区域中;两地分别位于葛底斯堡西北方28英哩(45公里)处及30英哩(48公里)处,接近宾夕法尼亚的哈里斯堡以及位于萨斯奎汉纳河畔的赖茨维尔。

胡克将军于历经弗吉尼亚哈珀斯费里防务的争论后自动请辞。林肯总统以及一直想找理由摆脱胡克的亨利·韦杰·哈勒克总司令马上接受辞呈,并以第五军的乔治·米德少将于1863年6月27日至6月28日间取而代之。

1863年6月29日,当李将军得知波托马克军团已渡过波托马克河后,下令将部队集结于宾夕法尼亚的卡什敦附近,位于葛底斯堡以西8英哩(13公里)处的南山(South Mountain)东麓。

1863年6月30日,当希尔将军的部分军队进驻卡什敦时,辖下劲旅之一,由詹姆斯·佩蒂格鲁将军所指挥之北卡罗莱那部队,冒险直趋葛底斯堡。佩蒂格鲁将军的上司亨利·赫思少将于其回忆录中称,佩蒂格鲁将军为的是到城中搜寻大量的鞋类补给,但此一解释的真实性大受史学家的怀疑。

当佩蒂格鲁将军的部队于6月30日抵达葛底斯堡时,发现约翰·比福德准将所部联邦军骑兵驻扎于城西,佩蒂格鲁将军未与之交手便转回卡什敦。当佩蒂格鲁将军将所见告知希尔将军及赫思将军时,两位将军皆不相信城中或四周驻有大批联邦军,而怀疑那只不过是宾州的民兵。尽管李将军曾下令于全军集结前避免战斗,希尔将军决定于次日清早发动武力侦察以查明前方敌军的规模与战力。7月1日星期三,早晨5点,赫思将一个师派遣至葛底斯堡进行侦察任务。葛底斯堡命运三日正式开始。

美纪念葛底斯堡战役 “人人生而平等”远未实现


位于葛底斯堡的林肯纪念雕像及两边镌刻的葛底斯堡演说。

2013年11月19日一大早,来自美国各地约万人云集宾夕法尼亚州小镇葛底斯堡的国家公墓纪念活动现场。整整150年前,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就是在这里发表了令世人传诵至今的葛底斯堡演说。

美国纪念葛底斯堡150周年 奥巴马亲撰文

中新网11月20日电 据外媒报道,19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举行活动,纪念林肯葛底斯堡演说150周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撰文回顾了讲话意义。

19日当天,上千人聚集到林肯当年发表讲话的国家军事公园参加纪念活动。一位非裔美国退伍老兵专程从夏威夷赶来参加了此次纪念活动,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我而言,这就是梦想成真。这是我等待了许多许多年的一件事。

葛底斯堡战役结果

双方总共损失51000名兵员,包含阵亡、受伤、失踪、被俘者。超过7000名阵亡战士的遗体躺在夏日的艳阳下,亟需尽快掩埋,5000匹战马尸骸于城南堆栈火化,镇民因恶臭而作呕。葛底斯堡战役也因此以南军失败告终。南军在战役中伤亡2.8万人,北军伤亡2.3万人。

双方大军于1863年7月4日在这片血腥的战场上相互对峙一天。同日,维克斯堡战役结束,联盟国守军向尤里西斯·格兰特将军请降。李将军改组其战线,转为防御态势,希望米德将军进攻。联邦军司令谨慎的决定不冒此险,此一决定使他日后饱受责难。

1863年7月4日,北弗吉尼亚军团于滂沱大雨中沿哈吉斯城公路(Hagerstown Road)撤离葛底斯堡。战斗结束,联盟国军转进弗吉尼亚。米德司令的波托马克军团尾随追击,以为最多在半途便可截获敌方主力。大雨淹没了波托马克河,将李将军的大军困在河流北岸。但当联邦军主力赶到时,联盟军已作好渡河准备。1863年7月14日于瀑布区(Falling Waters)的断后作战为葛底斯堡战役最后一役,为长串的死伤名单再添一笔,包含伤重不治的佩蒂格鲁将军。

联邦军清理战场后在战场上找到遗留下的步枪共37,574支,而当时的前膛枪射击步骤繁杂,若操作顺序错误即会成为不发弹或无法进行下次装填,士兵因为紧张或没注意到枪支未击发且未进行故障排除就又装填,便会造成重复装弹的状况发生。据统计在这37,574支步枪中,枪管中还有子弹的共有24,000支,其中还有一颗弹头的约有6,000支,误塞了两颗弹头的约有12,000支,塞了三到十颗弹头的约有6,000支,最高记录是有一支来福枪被装填了23颗弹头。

葛底斯堡战场遗迹于四个多月后声名依旧,时当葛底斯堡国家公墓揭幕。在揭幕式上,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于其葛底斯堡演说中为国家重新题献这场艰苦的内战,表述南北双方所有在葛底斯堡阵亡的将士皆非无谓犠牲的理想。

葛底斯堡战役历史评价

综观此役全局,李将军似乎怀抱本军人马所向无敌的信念,先前的作战经验,包括五月初于钱瑟勒斯维尔的大捷,以及联邦军在7月1日于葛底斯堡狼奔豕突,令他对这种想法深信不疑。这种盲目的信念带来不利的影响,加上北弗吉尼亚军团新增许多不具经验的指挥官(例如,希尔与尤厄尔两位将军皆为有能力的师长,前此却未曾指挥过一整个兵团)李将军习惯仅作一般性指示,而由其副手执行细节,为败因之一。此法对石墙杰克逊有用,对于不习惯其粗枝大叶式领导风格的各兵团司令而言,却并不合适。7月1日之后,联盟国军怎么样就是无法分进合击。李将军面对的是新而危险的对手,米德少将;而身负重任的波托马克军团在本乡本土打了漂亮的一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