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江桥抗战

江桥抗战

1931年11月4日,发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的哈尔戈江桥阻击日本侵略军的战争,虽然在时任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指挥下失败了,江桥抗战被评为中国军队有组织、有领导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第一枪,也被评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

江桥抗战简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迅速占领辽宁、吉林,继续向黑龙江省进犯。那时黑龙江省省会在齐齐哈尔,日军要占领齐市,必须经过洮(洮南)昂(昂昂溪)铁路上的嫩江桥。 刚刚受任的黑龙江省代理省主席兼军事指挥马占山,以约3个旅的兵力布防于嫩江北岸,扼守嫩江桥。

1931年11月4日,日军以满铁守备队进攻,被击退。

1931年11月6日,关东军以主力第2师团投入作战。马占山亲赴前线指挥,日军以优势炮火和飞机、坦克掩护,形成拉锯。12日,日军又从朝鲜调来援兵,加强进攻。马占山孤军奋战,因部队伤亡过大,后援无继而撤退。

在江桥抗战中,南京政府蒋介石多次发电对马占山奋勇抵抗行为予以嘉奖,并命令张学良迅速增援马占山。

如1931年11月12日,蒋介石致电马占山:“此次日本借口修理江桥,忽复进寇黑省,我方采取自卫手段,其属正当。幸赖执事(指马占山)指挥若定,各将士奋勇效命,得以催败顽敌,保全疆土,虞电驰闻,何胜愤慨。执事等为党国洒耻(雪耻),为民族争存,振臂一呼,全华轰动,人心未死,公理难泯,莽莽前途,誓共努力。临风雪涕,不尽欲言。蒋中正。” 再如1931年11月19日,蒋介石致马占山电:“巧电诵悉,悲愤填胸,莫可言宣。我军连日奋战,为国争光,威声远播,中外钦仰,至堪嘉慰。兹已急催张副司令派队援助矣。临电驰念,不胜依依。蒋中正。”

为激励马占山部的抗日士气,国民政府于1931年11月17日,正式任命黑龙江省代理省主席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委员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国民政府令黑龙江省政府委员兼主席万福麟另有任用,恳请辞职。万福麟准免本兼各职。此令。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委员。此令。任命马占山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此令。主席蒋中正;行政院长蒋中正。”

但因敌强我弱,1931年11月19日,日军占领齐齐哈尔,省会迁至海伦。江桥抗战历时半个月,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对日军的第一次有力抵抗。

而江桥抗战时,马占山孤军奋战,未获驻防锦州一带东北军的实力援助。张学良虽然电令马占山死守勿退,但张驻锦州部队毫“无战斗准备”。江桥战斗结束后,张学良受到社会舆论猛烈抨击。上海救国联合会说“黑省马军,孤军抗日,效忠疆场,张学良未能拨援”。市民联合会致电国民政府,指责“张学良坐视日寇侵略东北,辱国丧地,放弃职守”。全国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亦电请政府“严惩张学良,克日出兵”(《申报》1931年11月24日)。

江桥保卫战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九一八”后,驻在东北的中国军队并没能够对日军组织有效的还击,以致让日寇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一路占据了辽宁、吉林两省。1931年10月日军自北而上逼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当时,黑龙江省的东北军主力及省主席万福麟全在关内,齐齐哈尔城内仅有一个卫队团,省城周围也仅有四五个省防旅。省城内人心惶惶,投降派和特务活动猖獗。 在这样不利的形势下,张学良和万福麟电请南京政府,任命当时在黑河的马占山将军到齐齐哈尔代理黑龙江省主席主持省务。

10月13日,驻在白城一带的汉奸张海鹏部三个团在日军飞机配合下,向齐齐哈尔以南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进犯,江桥抗战从此拉开了序幕。这时,马占山尚未到省城,省署参谋长谢珂挺身而出,暂理省城事务,指挥卫队团对汉奸张海鹏部以迎头还击。16日,毙敌总指挥徐景隆,击退汉奸的进犯部队。我军首战告捷,日寇利用汉奸进犯齐齐哈尔的阴谋破产,全省抗日气氛为之一振。

19日马占山将军率一团兵力到达齐齐哈尔。马占山一到省城,日本人就使用了一贯的诱降伎俩,对马占山作出许多许诺,可是马将军不为所动,旗帜鲜明地表示要抗战到底。马占山在就职典礼上说“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激励将士准备抵抗日军。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接着到江桥前线布置防务。至此,黑龙江省的抗战形成了新局面。

在利用汉奸的武力进攻和政治诱降失败后,日寇只得直接对我江桥抗日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11日4日晨,一千三百多名日军在七架飞机掩护下对我江桥阵地发起攻击。马占山当即下令还击,日军的进攻很快被打了下去。我军士气大振,乘胜反击。5日和6日,日军发动的进攻也全被打退。11月7日,进攻日军增至8千人,加上汉奸共一万五千人,有重炮30门,飞机20多架,坦克多辆。 战斗极为激烈,双方伤亡均在500人以上。在敌军重炮和飞机的轰击下,我军阵地难以坚守,马将军下令部队自江桥退守到齐齐哈尔南郊的三间房阵地。7日,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告抗战决心,电称“占山守土有责,一息尚存,决不敢使尺寸之土,沦于异族。”

在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国民党将领的一片恐日声中,黑龙江省区区数千地方守备部队以简陋的武器阻击不可一世的强大的日军于江桥,使投降论调受到打击,使全国的抗日热情出现了高潮。 当时,齐齐哈尔江桥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焦点,马占山将军也被称为“抗日英雄”。全国掀起了“援马运动”,上海、哈尔滨等大城市的青年人组织“援马团”、“义勇军”,支援马占山为首的黑龙江省抗日军民。 上海的电影公司还拍摄出以马占山为题材的电影,上海烟草公司推出了“马占山牌”香烟。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黑龙江省军民的抗日热情空前高涨,齐齐哈尔周围的一些地方守备部队也陆续加入了战斗。

我黑龙江省军队的顽强抗击,让号称无敌天下的日本军队丢尽了面子。11月12日日军大本营将专门用于寒地作战的精锐部队多门师团调至齐齐哈尔前线,日军兵力达到了两万多,含步、骑、炮、坦克、空军等多种兵种。16、18两天,双方展开了决战,战斗达到了白炽程度。多门师团长的弟弟被我击毙,多门师团长本人也险些被俘,多名联队长级敌酋毙命,也有敌机被我击落。由于装备简陋,国民党政府不派出援军,我军损失极大。为保存抗日力量,马占山部队只好撤出战斗,向海伦方向转移。11月19日省城齐齐哈尔沦于敌手,江桥抗战进入尾声。

“九一八”之后,日本侵略军占领辽吉两省几乎是兵不血刃,齐齐哈尔江桥一役,是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对日军的第一次有组织有规模又有效果的抗击,可以说,1931年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是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江桥之战,日军投入精锐达三万人, 而我方先后加入战斗的不过是一万三千人的地方部队,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江桥抗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江桥抗战在军事上虽然没有取得胜利,但是,以马占山、谢珂为首的黑龙江省军民,能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不畏强大的日本侵略军,以阵地战方式与强敌相战,并给敌人以巨大杀伤。这一抗战之举,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士气,对投降派是一次有力的打击,对以后蒋介石政府的全面抗战起了推动作用。

江桥抗战后,马占山部改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一部分继续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有的后来参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一直战斗到抗战胜利; 另一部分进入苏联,辗转回国后,在陕西、内蒙古一带继续抗战。全国全面抗战时期,马占山率部在陕北组织抗战,马将军与八路军为邻,曾得到共产党的帮助和教育。 解放战争中,马占山对傅作义将军作了许多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

马占山、谢珂等将领,领导黑龙江省军民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 打响一抗日战争的第一枪,为中国抗日战争史,翻开了光辉的第一页,这是我们应该牢记的。

最早阵亡的抗战将军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有近百位将军为国捐躯,通常人们认为,1937年“七七卢沟桥战争”中牺牲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是抗日战争中最早殉国的将军,其实,早在他们之前黑龙江省的江桥抗战中,就有一位将军为祖国献出了生命,他的名字叫韩家麟。

韩家麟(1898-1932),国民党东北军少将。吉林梨树人,祖籍山东。九一八事变后,参加江桥抗战,打响抗日第一枪,1932年在黑龙江庆安与日寇作战时,壮烈牺牲。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