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陆国际 > 正文

中美这一盘大棋局,决定未来十年的国运

说到中美大棋局,很多人的印象都停留在中美贸易战、中美科技战的激烈交锋过程。诚然,对如今的美国而言,以芯片为首的科技产业是几近凋零的工业体系中的仅存的硕果之一。

它也变相支撑着美国汽车产业,让汽车产业占据着美国普通制造业的半壁江山,也让超过60%的美国工人依附于该产业链的上下游生存。

同理,芯片产业对中国而言也是无可替代的一部分。小到手机,大到导弹,芯片技术不仅是保证其顺利运行的基础,也是中国迈向未来工业体系的核心。

在产业划分角度上来说,科技产业既是上游产业,还同时拥有高利润率和高附加值。中国若想实现民族崛起,就不能满足于只生产衣服和台灯,必须加快产业升级的脚步。

再看美国,他们想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平衡第二/三产业的内生矛盾,同样也不能指望多建几家生产衣服和台灯的工厂。

正确做法是将资源集中调度,依附现有的科技产业保住上游优势,然后向下逐一填充产业下游,最终实现全产业链回流。

从该段陈述中不难看出,中国要依靠科技产业实现富强,而美国要依靠科技产业保持富强,双方都没有第二条道路。

所以,美国在科技领域的绞杀是一定会开始的,这事我们客观看待就好。当然,今天要说的是“中美大棋局”,那除开老生常谈的贸易战、科技战之外,中美两国其实在更广泛的战略层面进行了交手。

若结合国际政治进行阐述,那么中美在亚欧大陆和西太平洋方向上的动作就可以看成是两大新棋盘。

中美地缘战略棋局——“亚欧地缘分合”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皆起源于欧洲,最终蔓延到整个亚欧大陆,加快了亚欧版块的整体衰落。

除此之外,美国先用科索沃战争浇灭了欧元美梦,后借北约之手引发俄乌战争,给欧洲产业融合制造了巨大障碍。

并且,俄乌战争发生后美国又从意识形态角度下手,威胁中国、印度等第三方势力在俄罗斯和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中选边站队,否则就将采取对等制裁。

此时英国外相也站出来叫嚣:“(在俄乌问题上)如不遵守西方规则,中国的和平崛起是可以被遏止的。”

英美两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亚欧地缘战略里中俄欧三家在能源需求、产业结构、市场体量等诸多方面存在极高的互补性。而中东国家和南亚国家,则是承接未来亚欧产业链中下游的最佳选择。

亚欧大陆经济结构的高度整合,是美英日这三位“离岸政策平衡手”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因此,当俄乌冲突被上升到“道德阵营”的那一刻时,无论中国、印度、中东、或欧洲国家怎么选,都改变不了亚欧地缘战略已经被事实上分化了。也只有在这种带有冷战色彩的大背景下,美英日等国的地区地位才能显得极为重要。

该现象可以很好地解释中国人的普遍疑问,即“为什么反对和中国合作?”

答案是“国际问题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单向推论,当亚欧地缘趋近于合时,与亚欧地缘趋近于分时,受益群体和收益程度都将大为不同。”

所以,中美在亚欧地缘棋局中的关键部分,在于如何向对方证明“我对你的利好更加全面”。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做法可谓简单粗暴,那就是制造战争威胁并提供相应的军事援助。

但代价也同样明显,即受保护对象需要自行承担通货膨胀,以及资本出逃等战争损耗,并在外交层面站队美国。

但中国有所不同,从2013年开始我们明显看到中国的外部战略发生了转变,提出了“内部资源整合——地区资源整合——全球资源整合”的三步走战略。

当美国没有重返亚太时,中国的“一带一路”在中东及欧洲的推行过程很顺利,因为那符合大多数国家的共同利益。

可当美国开始动手后,中东地区稳定性就因战争产生连续动荡,中欧合作也受到了外部阻力影响,全面投资协定被迫冻结且至今未能重启。这些事件对中方高层的触动很大,所以从那时开始,中国开始了强军计划。

几年下来,除去在海军方面建设的巨大成就之外,我们还大大强化了战略空运能力。前段时间我国出动运-20机队为塞尔维亚空运FK3防空导弹,就是中国战略投送力量变化的一大佐证。

中国必须向亚欧国家证明,美国能提供的保护中国同样能做到。除此之外,中国还能提供贸易上的全面支援,这又是美国做不到的。

当然,仅针对欧洲部分群体而言,中美在军事角度和经济角度上的区别并不能代表全部。为什么影响历史进程的大部分战争都发生在欧洲地区?背后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该地区的原生矛盾总是复杂的令人发指。

我们总强调“国与国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这话并不完全准确,否则欧洲何至于挨冻受饿也要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呢?

“经由舆论宣传所构建的集体意识形态”是美国在亚欧战略棋局中最强的进攻武器,也是中国要面临的重大挑战。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至今没有选择武力实现国家统一,也是在担心给美国的使用意识形态武器创造机会。

现在,西方世界不断威胁中国“效仿俄罗斯的后果会很严重”,这并非张口就来。

在亚欧地缘分合的大棋局中,精准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稳妥的后手,三者缺一不可。美国之所以敢气焰嚣张,就是因为中国要考虑的问题数倍于美国,迟迟不能走下一手棋。

中美全球战略棋局——“西太平洋秩序”

美国是个在地缘外交上过分强调自身利益的国家,它并非围绕“众星拱月”的可持续方向来巩固自身霸主地位,而是通过不断削弱周边国家,让自己鹤立鸡群。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美国放弃将南美打造成美国经济圈的一部分,而是将其搅成了一团烂泥,给自己带来了长期边境隐患。

但就是这样一个自家后院都打扫不好的美国,却提出了所谓的“印太贸易框架”,打算不远万里前来整合印太地区资源,并维持西太平洋秩序,这不是狠狠打自己的脸吗?

当然,醉翁之意肯定不在酒。自拜登上台后,从“四方对话机制”到“AUKUS”联盟,美国的西太平洋战略前前后后只写了四个大字——“军事干涉”。

其实从上文的阐述中就不难看出,亚欧棋局只是中美博弈的一小部分。且因为欧洲不乏地区强国,那实际上是一场多方位的角逐。

但西太平洋不同,能在军事及经济层面影响西太平洋地区框架的只有中美两国,除此之外不存在其它干扰,是中美最正面的交锋地点。

正因如此,西太平洋棋局的胜败将不再局限于某一块大陆的收益,它是中美海洋战略的核心,影响的是中美之后的全球战略走向。

说美国在西太平洋战略上只有“军事干涉”这一个选项并非毫无道理,除去国会没钱支援印太建设这一条以外,美国也普遍缺乏“文治天下”的手段。

一方面,第三产业占80%生产总值的美国没有能力搞好针对性外部建设。

另一方面,他们本身就没有公平合作的想法。

拿奥巴马时期的TPP协定举例,该协定的贸易平衡其实差到离谱,只能作为一个单纯的政治工具。所以,它后续被特朗普视作“对美国的威胁”,继而抛弃是注定的结果。

而当美国“退群”,日本“接棒”后,经过改进的CPTPP协定明显变得优势全面,甚至让已经主导了RCEP协定的中国都愿意加入,前后反差可见一斑。

这两件事恰恰说明了美国对于西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建设是负面的,没有美国的西太平洋或没有美国的亚洲能过得更好。

现在回到军事角度,既然“文治”走不通,就只能靠“武功”了。“搞乱南海,破坏西太平洋秩序,然后拖住中国的前进脚步”就成了拜登的唯一选项。

我们都知道,中国海军的目标是“走向深蓝”。但是,美国的战略也很有针对性,那就是“破坏浅蓝,让中国无法走向深蓝”。

在这个问题上东南亚国家一定深有体会。虽然中国和东盟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但多边关系已久经考验。

但去年以副总统哈里斯为首的美国高层进行环亚访问时,刻意否定中国和东盟的合作意义,并借机挑拨地区对立的做法,已经引发了马来西亚、越南等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不满。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更是直言美国的行为严重影响到了该地区的正常秩序。多数人都清楚,即使美国向东南亚国家不断灌输“西太平洋的中国军事威胁”,但事实上在南海地区挑动对立的一直是美国。

其实,东南亚敢于表达对美国的不满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机会。从近十年来南海关系圈的变化就不难看出,西方的颜色革命武器不完全适用于东南亚,且西方的舆论攻势在这片略显落后的地区也显得力不从心。

更关键的是,东南亚地区在没有人种和宗教的特定冲突下,普遍不富裕的事实让某些“圣母论调”没有生存土壤。能提供事实利益的中国就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所以,美国在西太平洋棋局上的失败是早晚的,差别只在快慢而已。而在中国海军一路追赶至今的现在,如果不是顾忌对亚欧棋局的连带影响,美国已经在西太平洋输得很惨了。

两大棋局将决定中美十年国运

中美亚欧棋局的表面,是整合亚欧国家资源并提升亚欧版块的竞争力。但它还有一个更加核心的内涵,即“帮助亚欧国家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促进多极化世界格局产生”。

说白了,中国在亚欧棋局里赌得就是“能否给美国多制造几个竞争对手”。

西太平洋棋局可以看成是亚欧棋局的延伸,它让美国首尾难顾,是中国的另一大突围方向。冷战刚结束时,美国曾目中无人地宣称“我们能够同时打赢俄罗斯和中国的两场战争”。

但进入21世纪后,开始打反恐战争的美国人就不经常说这话了。去年撤军阿富汗时,美国参联会主席米利甚至强调“和中俄同时打两场战争是不敢想象的”。

但更有意思的是,当俄乌战争爆发后美国就又开始强调“我们依然可以同时打赢两场战争”,这又是为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美国被西方世界赶鸭子上架了。在联俄抗中,联中抗俄都失败后,不敢同中俄同时打两场战争就意味着失去现有的国际地位,加速美国的衰亡。

当然,我们也要正视一个事实,即发展到中美两国的体量,已经不会被任何外部力量所击垮。

即使两大棋局的影响方面甚广,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在2025年完成博弈,奠定10年国运,让中美在2035年抵达了一个军事实力,经济体量,政治影响都无限接近的平衡点。

但那之后任何情况都难以预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不过,国运毕竟是国家层面整体运势,还有些内在因素叫做人祸,美国的人祸远比其国运走势更加凶险,会不会变成下一个苏联也说不定。

相对而言,中国的发展步伐就很稳定,民族自信心和民族凝聚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天清地阔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华民族的十年国运必将长扬寰宇。

(责编:贾宇航)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