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观察 > 正文

他竟然不给普京的面子,要江湖,不要人情世故

这段话说得柔中带刚。但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台湾和其他不同。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主体是汉人。台湾问题是战争遗留问题,不存在所谓的民族自决问题。

托卡耶夫之所以搬出这么一大堆道理来的根源在于,他很担心乌克兰的今日变成哈萨克斯坦的明天。

哈萨克斯坦的北部领土,也是当年前苏联“赠送的”,并且也有很多俄罗斯人。托卡耶夫担心俄罗斯未来会把“民族自决”的套路搬到哈萨克斯坦。

他坚决反对“民族自决”,就是在维护哈萨克主权。为了哈萨克斯坦,他拒绝了普京。

03无形压力

自古以来,小国拒绝强大邻国,不仅需要硬气,还要承担巨大的压力。

压力1、军方层面。

车臣硬汉卡德罗夫对哈萨克斯坦等集安组织成员没有全力支持俄罗斯很不满,批判他们忘恩负义。这里主要暗讽托卡耶夫在“一月事件”中依靠俄罗斯摆脱危机,却不报恩。

卡德罗夫一直是普京的迷弟,一直是俄军方的激进派代表,也是流量担当。他出来指责托卡耶夫,相当于俄军方施压。

关于这点,托卡耶夫在俄罗斯也做了回应:“在俄罗斯,有一些人歪曲了整个事实,他们说俄罗斯(或普京)今年一月拯救了哈萨克斯坦,因此哈萨克斯坦“欠”俄罗斯的,现在的哈萨克斯坦就应该永远服务于俄罗斯,匍匐在俄罗斯的脚下。我认为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这种说法远离现实。”

压力2、政治层面。

18日,俄罗斯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康斯坦丁·扎图林回应称,托卡耶夫的发言“不正确”,是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挑衅。扎图林还就哈方境内俄罗斯族定居点问题威胁称,倘若两国关系破裂,那么“一切皆有可能,就像乌克兰一样”。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