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日热点 > 正文

山东两千村民脑中风 怎么回事?

10月15日,单县相关部门向记者发布了相关情况通报称,接到群众举报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责成县公安局、卫健局、医保局、莱河镇党委政府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深入调查。

经调查,群众疾病名称被误登记,系该村医在诊疗录入系统时未按照实际诊疗结果输入病名,违规操作导致群众误解。目前,错误信息已经更正。

县公安局在前期多次走访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已依法对莱河镇崔口卫生室负责人朱某某进行传唤,就门诊统筹金使用是否合规问题开展调查取证等工作。目前,此案正在调查中。

10月13日,周庄村村民们聚集在莱河镇卫生院,探头看向窗口里的电脑,等待查询自己是否得了脑中风。

保单索赔被拒:

莫须有的“脑中风”

两个孙子出生后,为了补贴家用,陈士勇离开老家单县,前往江苏的船厂做打磨工。

今年5月,厂里有消息说要招一批工人去新加坡务工,待遇从优,为期3年。陈世勇向厂里负责招工事宜的经理报名后,就返乡回家等待消息准备出国挣钱。

就在等待期间,陈士勇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单县中心医院进行了阑尾炎手术,然后转入莱河镇卫生院治疗。

“2018年后我就不在家,没花过医保里的钱,这次一生病,打了五天针,医保账户里就没钱了”。为了节省开支,陈士勇想到之前购买的一份商业保险,于是申请理赔。

8月24日,保险公司发送给陈士勇的短信显示,陈士勇的索赔申请经审核,鉴于被投保人投保前诊断为脑中风,违反健康告知第4项,(目前或过往患有脑中风),公司对于此次赔偿申请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此外,陈士勇的该份保单也因此退保。

正是这次被拒赔退保,陈士勇才知道自己曾被诊断为“脑中风”。

“脑中风很多都是嘴歪眼斜的,我身体挺好的,也从来没得过这个病。”陈士勇说,他随后在单县医保局进行查询后发现,自己早在2016年2月25日就已经得了“脑中风”,此外,在2017年至2019年间,以“脑中风”为名称的疾病诊疗记录多达15条。

感到不对劲儿后,陈士勇将一家10口人的信息都进行了查询,结果发现,一家人全是“脑中风”。二弟两口子在山西宝鸡20多年,从来没用过家里的医保,系统里却出现了以脑中风为病名的报销。

陈士勇说,不光他因为“脑中风”无法出国务工,女儿想买商业保险,也买不成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