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日热点 > 正文

山东两千村民脑中风 怎么回事?

莱河镇卫生院。

排队查病历:

镇卫生院成了村民“打卡地”

陈士勇家没病查出“脑中风”的事,在村里传开了。

今年国庆期间,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回家过节,听说了这事,也连忙去莱河镇卫生院查询。本该看病治疗的镇卫生院,如今成为村民们验证是否有“脑中风”的打卡地。

查询的结果让村民们难以接受。

据村民统计的名单显示,涉及错诊为“脑中风”事件的村民多达689名,“人数还一直在增加,这些都是查过有脑中风的。”

“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我们这个村都应该改名叫脑中风村了。”村民们议论起来。

村民陈士印告诉记者,母亲孙富梅3月4日去世后,医保里的钱却被消费了,并且也查出来了“脑中风”疾病消费记录,“母亲一直跟我在城里生活,没在崔口卫生室拿过药。”

出现这一情况后,公安部门也介入调查,根据公安部门调取的消费记录显示:孙富梅去世后第2天起,出现了48条医保报销记录,最后一条报销记录截止到6月24日,每次报销的金额均在10元左右。

村民孙富梅在今年3月4日去世后第2天起,仍出现了48条医保消费记录。受访者供图

记者调查发现,没有在崔口卫生室看过病,但却出现了与病名不符的医保消费记录的情况并非少数。

村民陈保瑞一家四口也都被标注成了脑中风疾病,多条消费记录也均指向崔口卫生室,但他提出,一家人很少前往崔口卫生室拿药,“我们住在南城这边,都是在药店拿药。”

今年7月,陈保瑞的女儿曾在崔口卫生室拿了一卷医用胶布,用2元现金支付。但据他打印出来的医保报销记录显示:在2017年7月,其女儿曾有过3次消费记录,并且均有医保统筹支付总额与个人负担金额数据。

陈士勇因为有过脑中风的诊断记录导致保单被拒后,村民们都开始担心,被冠上不属于自己的疾病名称后,未来是否会有其他未知隐患。

村民江华的儿子在2017年5月出生,查询后的记录让她又气又恼,“2018年9月18日,就有一条脑中风的结算记录,这时候我孩子才1岁3个月。”

江华提到,两个儿子的户口并非属于莱河镇,也从未在崔口卫生室拿过药,“但脑中风的信息却被崔口卫生室录入进去了。”这让作为母亲的江华十分担忧,“孩子刚上幼儿园,不知道这个信息会不会影响孩子未来升学就业啥的。”

村民江华的儿子在2017年5月出生,经过查询后他发现在2018年9月18日,刚刚一岁多的孩子就已经出现了脑中风结算记录。

“脑中风”诊疗记录:

3万余条多出自同一村卫生室

陈士勇提到,事情发生后,他向莱河镇卫生院和单县医保局都反映了这事,今年8月,莱河镇卫生院副院长董强和大队书记一起同他协商此事,“拿了2万块钱,想私了,我没同意。”

莱河镇卫生院副院长董强告诉记者,得知此事后,他们也和单县医保局做了沟通,现在当地已经成立调查组。

一份9月18日的通话录音显示,董强回复称,事情发生后,已经让莱河镇卫生院对崔口卫生室进行了处理,并内部通报。“医保局介入了病名清单,开始排查调查,涉及的行政村共有2500人,把底单调出来。朱爱菊(崔口卫生室村医)也要移交公安机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