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科技 > 正文

上海落户政策再松动 超大城市要开放户籍了?

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这代表着,上述四所高校的应届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中国人民大学区域经济学教授张可云认为,上海重点发展一批产业,需要对口人才,在户籍上更需对相关产业人才倾斜。张可云认为,除了依据学历制定落户政策,相关细则还应综合考虑产业需求。“比如要发展芯片产业,需要吸引技工,但是一线技工可能未必有符合要求的学历。”

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也被认为是上海落户政策松动的原因之一。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以下简称“七普”)数据显示,上海65岁及以上人口为404.9万人,占16.3%,比2010年提高6.2个百分点。

“控制人口靠堵不可行”

多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专家都表示,未来,超大城市逐步放开控制人口的政策,可能成为趋势。

2018年上海发布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到203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将控制在2500万左右。

与上海类似的北京,2017年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将常住人口总量长期控制在2300万。

超大城市严控常住人口规模,曾引发学界不少质疑。

肖金成直言,超大城市严控人口,这个办法实际上并不好,不符合这个人才流动的基本原则,靠户籍也控制不住人口的流动。

而超大城市严控人口的重要依据,就是防止“大城市病”问题。

经济学者任泽平曾撰文指出,交通拥堵、环境污染、资源约束均不是严控人口规模的理由。因不尊重人口集聚客观规律所造成的城市规划不足,才是导致“大城市病”的关键。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的研究也表明,城市拥堵并不一定和人多有很强的关系,中国最拥堵的城市济南、哈尔滨等均不是人口最多的城市。

另外,在一定情况下,人口密度高反而会缓解交通拥堵的状况。

根据INRIX发布的2017 Global Traffic Scorecard报告(不含中日韩城市),洛杉矶为全球最堵城市,而非人口规模更大的纽约;莫斯科人口规模虽不及全球前十,但拥堵程度位居第二;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人口不到1000万,但拥堵程度位居全球第六。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