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科技 > 正文

俄罗斯:真实的美国生化实验,比电影还可怕!

加巴德说,乌克兰有25到30个美国资助的生物实验室,根据美国政府的说法,这些生物实验室正在对危险的病原体进行研究。“即便到处都是证据,他们依然抵赖生物实验室的存在。这让我感到震惊。”

截至17日,加巴德有关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相关视频已在美国的各大媒体平台获得超过600万次的播放量。

此前的3月10日,美国国务院在官方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称,美国在乌克兰没有化学和生物武器实验室。

而仅3天后,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专家大卫·马丁便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表示,他已在当天与五角大楼官员确认,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正在进行用于生化武器的致命病原体的研究。

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专家 马丁:令人担忧的是,俄军将拿下乌克兰的这些生物医学研究设施,那里正在对肉毒杆菌和炭疽等致命病原体进行研究。他们可能将这些病原体武器化,然后归咎于乌克兰和美国,因为美国一直在为在这些实验室提供研究支持。

早前的3月8日,美国副国务卿纽兰在国会山吞吞吐吐的表态,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向路透社独家证实,早在俄乌战争爆发前,该组织便已建议乌克兰销毁该国卫生实验室中的高危险性病原体。

但对于乌方是否最终执行这一建议,世卫组织并未给予肯定的回应。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 扎哈罗娃:我们再次要求基辅和华盛顿提供有关乌克兰境内实验室中的军事生物活动的所有信息,并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解决这个问题。无需在麦克风上说任何话,无需找借口或怪罪,就提供文件吧。

在福克斯新闻网看来,事情发展至此,媒体关注的焦点理应在于美国政府究竟在这些实验室里做什么?

既然如此危险,那么拜登政府为何没有在俄乌开战前转移实验室中的制剂?

福克斯新闻网主播:你是否感到担忧,当听到维多利亚·纽兰承认在战乱的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里有这类危险的生物制剂?

美国前民主党众议员 加巴德:我非常担心,我想每个美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在为此担心。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容忽视。首先,她(纽兰)在被卢比奥参议员提问“乌克兰是否拥有生物或化学武器”时,她可没有说乌克兰没有(生化武器),如果有的话,这是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践踏。她对卢比奥参议员提问的第一反应便是甩锅。如果有糟糕的事情发生,抢先要把这个责任甩给别人,生物制剂一旦出了事或是实验室有任何问题,先把脏水泼出去(给俄罗斯)。

美方遮遮掩掩 试图打舆论战

对于这些合理的质疑之声,美国政客们并没有认真对待,反而“口诛笔伐”。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