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科技 > 正文

俄罗斯:真实的美国生化实验,比电影还可怕!

而据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与格鲁吉亚卫生部签署的文件显示,研究中心的这些危险病原体和人体血清样本等物品都将以“外交货物”的级别被运出格鲁吉亚。而作为“外交货物”的物品既不用被征税也不会被检查。

2018年,保加利亚记者盖坦芝耶娃在对卢加尔研究中心展开报道时发现,并非外交人员的美国军方人员频繁进出于研究中心,在其中,便有美国陆军的昆虫传染病学家巴斯特(Joshua bast)。

巧合的是,自2014年,美国军方在格鲁吉亚开展名为“减少虫媒病毒”的研究项目后,格鲁吉亚首次发现了从未见过的热带蚊子白纹伊蚊,以及消失了60年又重现的埃及伊蚊。

2018年,俄罗斯方面表示,近年来,在格鲁吉亚等国栖息的蚊子逐渐向俄罗斯扩散。此外,一些蜱螨类动物的传播导致俄罗斯的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发生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疫情。

这不由得使人想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臭名昭著的“大嗡嗡”实验。

1955年5月,美军在佐治亚州,把33万只热带埃及伊蚊通过飞行器投掷到地面,100多名当地人受到攻击。

26年后,1981年,古巴暴发登革热,造成27.3万古巴人感染,158人死亡,其中包括101名儿童。而当时在古巴也发现了此前并没有的“埃及伊蚊”。

1981年9月6日,泛美卫生组织传染病负责人圣约翰博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承认,登革热在东南亚很常见,但在加勒比海地区非常罕见。

古巴领导人 卡斯特罗:现在我们还没有战胜登革热疫情,这种疫情很诡异,最近在首都哈瓦那暴发。我们有证据证明这是帝国主义使用生物武器对我们国家的攻击,这不是无根据的指控。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就有5种疫病发生,袭击了我们的牲畜和农场,猪流感、蓝霉病、甘蔗锈病、登革出血热、出血性结膜炎,导致大量人力物力损失。

同样对美国提出指控的还有韩国。

2021年8月5日,大韩消防安全教育文化协会向釜山地方法院起诉驻韩美军和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多次向韩国国内运入有毒物质。

韩国《统一新闻》说,驻韩美军的4个生物武器实验室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共在韩国进行了16次炭疽杆菌试验,而“巧合的是”,韩国在此期间的炭疽疫情一直不断。

美陆军埃奇伍德化学生物中心的彼得·伊曼纽尔博士(Dr. Peter Emanuel)在2014年接受美国军事杂志采访时坦承:“只要(美国)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实验。即使实验失败,也可以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这被看作是揭开了美军热衷于建设海外生物实验室的“冰山一角”。

大家都在看